不知道身为大马人的你,近日有没有在追踪香港百万人群起《反送中》的示威行动。看着香港警方暴力对付手无寸铁的示威者,但却阻碍不了百万港民站出来《反送中》的心。那你对《反送中》又了解多少?

  

《反送中》到底是什么?

香港《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民间及媒体报导俗称「逃犯条例」、「引渡条例」、「送中条例」等,是香港政府提交香港立法会审议的一法律草案,以向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等司法管辖区移交嫌疑人和进行法律协助,而香港民间因不满此修案建议,而举行《反送中》游行示威表达对香港政府的不满。

此提案源于发生在台湾的香港女子潘晓颖命案。2018年12月13日,台北地方检察署正式通缉香港男子陈同佳,指他同年2月在台北杀害一起到当地旅行的女友潘晓颖,但因为香港和台湾没有引渡协议,无法向香港申请将他引渡返回当地受审。除了台湾之外,香港原有逃犯移交条例不包括也中国大陆及澳门。为此香港政府宣称原有逃犯移交条例不包括中国大陆及澳门亦是「法律缺陷及漏洞」,因而香港保安局在今年2月宣布将修订定此条例。

换句话来说,一旦这「逃犯条例」获得通过,香港特首将可就“单次个案”方式,将在香港的疑犯引渡至台湾、澳门及中国受审,移交控罪除谋杀罪及误杀罪外,也涵盖贿赂、欺诈出入境当局等30多项可判监7年或以上之控罪。另外,香港政府亦可协助中国大陆等地冻结没收在港财产。

草案甫经提出,便招致社会各方质疑和关切香港作为独立司法管辖区的独立性或遭削弱,大律师公会、律师会、多个宗教团体声明反对修例包括引渡至大陆约350间中学师生和校友(近全港中学7成)发起联署要求撤回修订。

同时,台湾陆委会(台湾统筹处理澳门及香港事务的专责行政机关)表示,不同意香港政府以「一个中国」为前提修改引渡法例,公开拒绝香港以欲修订的《逃犯条例》来引渡潘晓颖命案的香港籍逃犯陈同佳。

可惜的是,香港政府不理民怨,特首林郑月娥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无视这些反对声浪,一意孤行推动修例。

修改【逃犯条例】事件经过:

2019年2月13日公开修法建议;3月26日第一次修改修法建议;4月3日修例建议开始立法程序并通过首读;5月30日再次接纳亲北京派的修改建议,收窄可移交罪行的范围,并欲于6月12日召开立法会议,通过二读。

而香港民间就在3月31日展开首次游行,主办方宣称参与人数近1.2万;4月28日第二次举办游行,主办方宣称参与人数近13万,同时香港法院判处数名「占领中环」(后称雨伞运动)发起人监禁,这无疑使得更多人决定支持这次《反送中》示威。

香港法律界人士举办黑衣游行/网络图

不出所料,6月6日香港法律界人士举办黑衣游行,有约3000名律师等人士参加。而6月9日的第三次民间示威更是有将近103万人参加,而警察公布的人数为24万人,这也是继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最大的一次示威潮。

《反送中》609百万人大游行/网络图
《反送中》609百万人大游行/网络图

但香港政府执意不听民间心声,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于10日表示,坚持不会撤回修订,将按原定计划周三(6月12日)在立法会恢复审议草案。另外,占立法会大多数议席的亲北京派议员已经明言,会投票支持修例,草案很大可能会顺利通过。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中)/网络图

特首的公开喊话引起民间不满,发起6月9日游行的组织民间人权阵线再次宣布将于,6月12日(周三)在立法会大楼外示威,坚决罢工罢课罢市反映心声。

《反送中》和平示威成流血事件

6月12日的示威行动再次升级,示威者罢工罢课包围立法会,企图阻止立法会议进行。最后示威演变成流血冲突,香港警方出动警棍、胡椒喷雾、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驱散示威者。

香港立法会因为示威情况,推迟原本审议《逃犯条例》的大会。而这场历时多个小时的冲突,持续至深夜仍未结束。

根据当地报导,截至12日晚上10时,此次示威共造成72人受伤送院, 2名男子情况严重,而警方则逮捕11人,并宣称有22名警员不同程度受伤。另外,香港警方更在事后“秋后算账”,上医院和港大宿舍逮捕数名接受治疗的示威者和学生。

百万人上街也改变不了政府的想法,香港政府无意撤回方案。特首林郑月娥和港警形容今次示威已演变成“暴动”,予以强烈谴责。对于民间及记者谴责警方过份暴力对付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及记者,其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事后召开记者会表示他们已经相当“克制”处理。

国际方面怎么看?

美国、英国、加拿大、欧盟、台湾等都公开表示关注修订《逃犯条例》一案,质疑此修例对香港法治自由的影响,强调修例建议必须经过「最严谨」的审议。

另一方面,中国当局则曾表示从未指示香港修订《逃犯条例》,这是香港政府自愿做出的修例建议,北京当局并无插手,与此同时也表示支持香港政府。中国也发声要求其他国家不得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目前与香港签订引渡逃犯协议的国家多达20国,其中包括马来西亚、美国、英国、印尼、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等。

为何只有中国不可以?

香港民间认为,一旦此修案通过,将违反1984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后实行的香港《基本法》给予香港的司法自由,并破坏“一国两制”的原则,同时也不相信中国的司法制度可以保障被移交者的人权。

虽然香港政府强调政治犯及死刑犯将不会被移交,但香港民众仍是担忧这只是“安慰”他们支持修例的甜言蜜语,担心当局或会用其他名堂作为借口,遣送政治犯和异议人士。

最后香港的司法制度及香港的自由、安全、法治形象将会毁于一旦。

大马人对示威并不陌生

相信大马人对示威场景并不陌生,当年Bersih 50万人大集会可是写下大马民主辉煌的一页。可原本和平的示威和香港的《反送中》一样,演变成流血事件,看着手无寸铁的人民被全副武装的警察狠狠地对付之后,衷心地想问问身为执法人员的警察大哥,有必要以这样的手断对待平民百姓吗?或许你不可以违抗上级命令,但你可以选择不对准人民开枪,这不是人民保姆应有的所作所为……

不撤条例不退场

如今6月16日,香港民间将在维园草地发起反恶法游行、6月17日于立法会外发起三罢集会,势必为民主自由抗争到底。

那百万游行的尽头在哪里?又要用多少血汗换回香港司法自由?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因为只要香港政府与北京中央不让步,民间要推翻此修订法案并不容易,因为香港政府是拥有足够票数来通过此条例修订。

《反送中》的路还长着呢……

小科普:香港特首怎样选出来的?

到底这备受争议的“林郑月娥”特首是如何选出来的?是香港民选特首吗?科科,香港是没有“真正的普选”,根据香港《基本法》的第四十五条,特首要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特首产生的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这个“提名委员会”就是争议的关键。香港的“选区划分”是根据职业及领域划分,选举委员会的委员分别代表38个“界别”。这些界别分为四大部分,包括工商与金融、专业人士、劳工及社会服务和宗教、立法会议员与区域代表(包括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及全国政协委员)。每个部分有300人。这三百人由各界别分组选出(具体分组见附表)。

最后再由市民选出1200人“界别代表”,然后由这1200人选出香港特首。只要有超过半数,也就是只要获得601张选票,候选人就能胜出。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就是在2017年的香港特首大选以777票通过,成为香港第一个女特首。

所以就算香港有2大政党派别——泛民主派与亲建制派,也毫无用武之地,因为基本法把政党排除在外,而选举委员会界别代表的划分也毫不公平。比如教育界,中小学教师的人数远远超过大学,但是摊上的都是30个名额。渔农界一共只有四千多选民,却占了60个名额。

部分区域界别代表也因为在利益关系上,容易被中国政府操控。

网络图

这“小圈子选举”也就是当年造成香港市民走上街头推动“占中运动”及“雨伞运动”的缘由之一。

相关新闻:

《反送中》示威暴力事件大合集‼ 港警完全就是有牌烂仔, 暴力对待人民, 男女老少都不放过!影片画面让人心碎……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