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牽手叫激情,40歲牽手叫感情,60歲還在牽手,叫做愛情。

提起香港電影,不得不提到梁家輝,大家印象里的梁家輝是《情人》里風流倜儻的富家公子。

是《垂簾聽政》里的小鮮肉氣質十足的咸豐皇帝

也有各類警匪大片中的硬漢形象

提到梁家輝的妻子江嘉年,作為影帝身邊的女人,她並不是你想像中那美麗優雅的模樣,如今的她身材發福,穿著也並不時髦,甚至還被狗仔拍到穿著亂七八糟的衣服就出門了。

也許江嘉年在旁人眼裡不漂亮,但在梁家輝心中卻是永遠的「鑽石」。

無論何時出門,他們總是手牽手相互依偎,用一生真切地詮釋著什麼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遇見江嘉年是在梁家輝事業最低谷的時候。

1983年,25歲的梁家輝認識了大導演李翰祥,並被相中出演影片《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中的咸豐皇帝。

1984年,時年26歲的梁家輝憑藉在《垂簾聽政》中的出色表演,榮獲第三屆香港金像獎影帝,成為金像獎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最佳男主角,這一紀錄至今無人打破。

年紀輕輕如此有成就,那時的梁家輝是香港的一顆新星,本以為這是事業絕好的一個起點,想不到等他的是——封殺。

由於《垂簾聽政》,是在中國內地拍攝,當時台灣文化局規定,凡是在內地拍過電影的演員,在台灣一律封殺。

那個時候也幾乎沒有香港演員到內地拍片,梁家輝算是第一個。

那個年代,台灣市場是香港電影很重要的票房來源,因此也沒有香港導演願意找他拍戲。

後來台灣地區曾致電梁家輝,要求他公開道歉,寫下「悔過書」,便可以放他一馬。

但是倔強的梁家輝果斷拒絕,因為他覺得為自己的同胞拍戲沒有錯。

就這樣,剛剛出道的梁家輝,一顆新星剛剛閃耀就隕落了。

為了維持生活,梁家輝和朋友晚上跑到鬧市,擺地攤叫賣手鐲項鏈之類的工藝品。結果他被路人認出:「你不是那個新影帝梁家輝?」他毫不迴避,笑著回答:「是啊,我就是梁家輝!」

很快,堂堂影帝淪落路邊擺攤維持生計的消息不脛而走,有人嘲諷、有人冷眼旁觀,就在這時出現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江嘉年。那時的江嘉年是香港電台節目部總監,因為同情梁家輝的遭遇,她主動致電邀約錄製廣播劇。

一次,梁家輝正在化妝,從化妝鏡上能看到反射出經過電台大堂的人流。

突然,他看到了一個女孩子經過,「我第一時間衝出去問人,她是誰!」

「她真的好美,第一眼看見她,那一刻我就很喜歡她,心好像被雷劈了一樣,被她迷住了」,這是梁家輝後來形容自己初見江嘉年時的感受。

梁家輝對江嘉年一見鍾情,不過當時的江嘉年已有男友,他只能將這份愛慕暫時藏在心底。為了接近江嘉年,他經常在工作間隙偷偷溜進電台主持人休息室。即使見面了也只是寒暄幾句,但梁家輝依然快樂得像小孩,甚至連江嘉年尋常的幾句話,他也能回味好幾日。

就這樣,明顯的」暗戀「持續了三個月。三個月後的某一天,梁家輝從同事口中得知江嘉年已和男友分手。他異常激動,心裡覺得這是老天賜給他的一個機會。他買了兩張電影票,徑直去找江嘉年,「如果你想去,我七點半在電影院等你,如果你不想,那就算了。」

愣頭愣腦的表白有些可愛,在場的人都笑言,年輕貌美,家境優越的江嘉年怎麼會去呢。

但就是這樣一個傻小子,不露聲色的溫柔早已一點一滴打動江嘉年的芳心。

那晚,她應約前往,不久後,成了他的女友。雖然外界一片唏噓,他們卻把艱難的日子過出了甜蜜。兩人戀愛期間,因為梁家輝經濟拮据,很少出去吃喝玩樂。平常最多的娛樂活動就是在家玩五子棋。

記得有一年,在江嘉年的生日那天,梁家輝決定出血本,拿出當月僅有的積蓄,請她去喝一次高檔咖啡。結賬時發現這家店價格特別便宜,店家說是打折促銷,梁家輝很開心,告訴江嘉年,以後每天請她來喝。

後來梁家輝還推薦身邊的同事們去,結果同事們回來把他狠狠數落了一頓,原來這家店的價格高得嚇人,根本沒有打折。

梁家輝覺得奇怪,跑去問店裡的服務生,對方支支吾吾地告訴他,是江嘉年怕他經濟負擔重,又不願傷他的面子,所以事先跟咖啡廳打招呼:凡是梁家輝來消費,一律五折結賬,剩下的錢由她補上。

得知真相後,梁家輝心裡五味雜陳,他一方面埋怨自己沒用,一方面被眼前這個溫柔的女人感動得淚如雨下。

「她是一個讓男人沒有壓力的女人,當時我窮困潦倒焦慮沮喪,唯有在她面前會特別放鬆。」

交往半年後,梁家輝與江嘉年就決定結婚了,當時,梁家輝賬戶上只剩8000港幣,要面子的他也不願父母解囊相助。兩人商量後,決定一切從簡悄悄結婚:不通知家長,不公證結婚,也不辦酒宴。

而那僅有的8000元積蓄,用八百元買了一枚婚戒。剩下的錢,訂了一間蜜月套房,吃了一頓豪華晚餐,就全部花光了。新婚之夜,身無分文的梁家輝抱著江嘉年,站在陽台吹著海風。「嫁給我,你不覺得委屈嗎?」「不覺得,我相信你永遠不會讓我受委屈」。

也許是江嘉年帶來了好運,兩人婚後不久,在徐克和周潤發的幫助下,成功讓台灣地區破例解除了對梁家輝的「封殺令」。

1989年,梁家輝重返影壇,和周潤發主演了《英雄本色三》,後又憑藉《情人》、《新龍門客棧》等片躋身一線紅星行列。雖然事業回春,身價暴漲,但不久後,梁家輝就被有黑社會背景的影視公司給盯上了。他們以恐嚇、威逼的方式,強迫他拍一些本人並不想接的影片。為了保護家庭,他失去自由,卻也毫無辦法。

1990年,梁家輝憑藉影片《愛在別鄉的季節》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據傳,即使是頒獎儀式的當晚,他也被那些人架離晚會現場,直接帶往拍片現場。《愛在別鄉的季節》劇照

1993年黑道介入演藝圈的情況更嚴重。梁家輝帶江嘉年赴越南拍攝《情人》,一天凌晨,他們的房門被人撞開,兩名荷槍實彈的壯漢突然出現,其中一個用槍指著梁家輝的腦袋,命令梁家輝起床跟他們走。他們強押了梁家輝去菲律賓拍戲,獨留江嘉年當做人質被軟禁。危難關頭,江嘉年不僅沒有驚慌失色,還鎮定地打電話不斷安慰梁家輝,接著機智地說服了看守帶她面見幕後的黑社會頭目。

她冷靜勇敢地與對方談判:「你們是生意人,無非想讓電影賺錢,《情人》是受注目的片,讓他安心拍完,對另一部片票房只有好處。」

梁家輝重獲自由。在返回香港的途中,飛機遭遇颱風,又一次險些喪命。當飛機安全降落,他在機場看見來接機的江嘉年,一把抱住她,放聲痛哭。這是他唯一一次在公眾場合如此失態。正是這些經歷,讓梁家輝越來越堅定,他身邊的女人是他一輩子要珍視的人,任何時候,都絕不放開她的手。梁家輝的事業如日中天,江嘉年為了讓他無後顧之憂,安心在家照顧公婆操持家務。

1993年,還為他生下兩個可愛的雙胞胎女兒:Nikkie、 Chole。但後來江嘉年因病不得不接受治療,大量帶有激素的藥物,導致她身材嚴重走形,體重劇增,無法回到從前模樣。出席活動,參加晚宴,站在梁家輝身旁的江嘉年,彷彿換了一個人,被許多香港媒體稱之為「體態臃腫、面容憔悴的大媽」。

但是梁家輝卻站出來說:「這世上再美的女人,都不如我老婆有魅力」。

2013年,第3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梁家輝憑《寒戰》一片第四度成為影帝。在宣布得獎時,他激動地與江嘉年擁吻。

結婚將近30年,難得的是兩人依舊恩愛有加,這一幕也叫許多人感動落淚。其實不只是在鏡頭前,梁家輝與江嘉年的甜蜜,早已融入到生活的每分每秒。

梁家輝帶江嘉年看球。她在看球,他在看她:滿眼寵溺。《我的教師生涯》在清江河邊拍攝時,梁家輝剛拍完戲,驚喜地看到夫人江嘉年攜著雙胞胎女兒,真實地站在自己的眼前。激動的梁家輝摟過太太的肩臉上是掩不住的幸福。不管走到哪裡,他從不鬆開她的手。無論是在菜市場還是在商場抑或在街頭,他們用一生詮釋了什麼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梁家輝說:「一對戀人,頭一兩年拍拖,那是戀情;之後的十年八年,是感情;如果三十年後你仍會拉她的手上街,那才是真正的愛情。」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图文来源:ifuun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