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年我在武汉打工,结交了新男友,临近腊月时正准备领着他回家见父母时,我妈一个电话打来,我完全就懵了……

大姐说,「咱爸给你相了了一普婚事,让你腊月23就结婚。」我说,「谁啊……」大姐故意卖关子,「你回来不就知道了。」我说,「不说清楚,不回去,再说,我已经有爱的男人了。」大姐说,「趁早分手……」

我妈怕我不能按时回家,还让远在湖南的大姐赶到武汉,亲自看着我坐上回家的班车才算作罢。坐了长达6个小时的火车,到家时,我看到桌子上的2万元,才恍然,我这是被卖了。母亲过来解释,「你也知道,你下边有一个傻弟弟,你大姐已经嫁到了外地,我们想着让你嫁到本村,妈的想法是有点自私,可是绝无恶意,闺女,我和你爸都老了,百年以後你弟弟怎麽办,再说了你们不在家时,收小麦玉米时们都是军来帮忙的。」

我大喊大叫说,「可我不爱军啊……」军是一个十分丑陋的男人,几所有和他一个年纪的,方圆十里八村都找不来比他更丑的了。大嘴,还有点秃顶,比我大了五岁,身高不足一米六,我怎麽会嫁给这样的男人,这不是逼着我去死吗?我不答应,坚决不答应。

母亲看我态度坚决,就在我入睡的时候,突然听到父亲房里传来的哭声,我赶紧起床,母亲割腕自杀了。急急忙忙送往乡镇卫生院,抢救过来时,我再也没办法说一个」不「字。母亲在医院躺了三天,我们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着的,彼此都心照不宣。

这一年的腊月23,也就是小年儿这一天,我出嫁了,嫁给了军。

当晚,我早早就进了房间,还闩好门栓,顶了簸箕丶扫帚丶铁锹丶拖把,不放心又放了两把椅子。军在外面喊我,「小圆,你睡了吗?」

我没吭声,只是咬住嘴唇,温热的眼泪流过嘴唇,淌到手指缝里,天大的委屈向人诉说。

第二天起床时,才发现他把两麻袋豆子平铺在地板上,再加一条毯子,这就是他临时的卧铺。

他说,「饿了吧?我给你烙油饼吃。」坐在沙发上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想着要和他过一辈子,心里就窝囊的慌。看到我哭,他竟然惊讶的不成样子,「是不是那里说错了话,办错了事儿。你打我。」他从床底拿起一个鞋底,」我娘生气了就用这个打我,哈哈……「
Advertisement

哭的没了力气,我问,「你就睡这上面,不艮吗?」我一边吃着油饼一边说。

他说,「习惯了,人家小龙女还睡一根绳呐。」

我突然觉得好心酸,他也挺可怜的,今年都33岁了,人也不傻,就是老实了点,长得磕碜了点,其他的也挺好的。他爸妈因为他大龄未婚,纷纷驾鹤西去了,剩下他一个人也真不容易。

我说,「你用什麽办法让我妈答应让我嫁给你?」

他说,「没啥办法,就是咱娘说『你愿意养活你这个傻儿巴叽的小舅子吗』我点了点头。」至此,一切算是真相大白。

当晚,我让他回房睡,只不过仍然不能上床,毕竟是腊月天气,睡在外面天还冷。

就这样,他睡在两袋装豆子的麻袋上,一睡就是开春入夏了,眨眼就又立秋了,小半年的时间。母亲问我,「他是不是不会生育,咋这麽久了,你肚子还是没动静。」我说,「别急嘛,慢慢来。」母亲说,「要不要我给你们找个老中医瞧一下。」我谢绝了。

回到家,我试着幻想我俩睡在一个被窝的场景,可想到一半,看到他满嘴的黄牙,我就又失望了。

08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雪,整整下了一个星期,我整日躺在床上,一天不下床,睁开眼就是看电视,一日三餐都是他端到床前,吃完,他再端走。临近晚上的时候,雪停了,他喊我,「小圆,我带你去个地方。」我说,「干嘛,不想去。」他说,「我背你去……」

於是,我们就来到了废弃的校园老址,他把我放下来,「你闭上眼,快,我数一二三,你再睁开。」

我说,「瞎搞什麽啊……」

他说,「一二三,好了,看,眼前是什麽?」

校园厚厚的积雪哪里去了,操场上整整齐齐13个雪人,还全部勒着红领巾,每个雪人姿态各异,有咧嘴笑得,有抿嘴装害羞的,还有皱眉的,眯眼的……而在它们的身前,分别是一个字,连在一起是:小圆,我爱你,我要陪你一生一世。我看着军,以及那双冻成红胡萝卜的手,「干嘛,弄这些啊,我不稀罕。」可眼里却明明有了潮湿感。

军说,「我也没有去过大城市,三十多年了,一直在这个小乡村里,我看电视上那些浪漫的情节我也学不会,思来想去,春天的时候,给你糊了个纸风筝,你连看一眼都没,梧桐树开花时,我放在你床前的一碗梧桐花,你抓住就扔了……下了大雪,我就想要不要给你做点雪人,我看电视剧里都这麽干的。」

我说,「别说了,好吗?」蹲下身,我第一次被感动到了,虽然只是几个破雪人,我能感受的到他是爱我的。晚上回家时,我看到被我遗弃的纸风筝,我告诉他,「拿去修理吧,等到开春油菜花盛开的时候,咱们去放风筝,好吗?」

军赶紧擦了擦眼睛,「我现在就去修……」

我笑了笑说,「傻瓜,现在是睡觉的时候。」

至此,军才终於和我睡到了一张床上,为此他整整努力了快一年。

11年,我和军外出打工了,军跟着别人学了室内装修,我进了一家工厂做起了缝纫工,12年,我们回到老家盖起了小洋楼;13年,我怀孕了,是个小子;14年,我在家养娃,军外出打工;15年,军说:「国家开放生二胎了,要不,我们也……」

现在的我们生活的很好,也很幸福,这就是我和军的故事,分享给你们,男人丑不要紧,关键是心灵要美,还好,我没有放弃,我们都等到了彼此最真实的那个自己。给爱一点时间,让时间去证明,他是你值得相守一生的男人。

来源:gjoyz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