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报》报导,新山一名17岁的少年疑不堪被同学霸凌,3月2日傍晚6时左右,在古来一家商场约4层楼高的泊车场跃下,重伤不治。

死者江骏喆曾在前同学的Group Chat诉苦,说他的食堂现金卡被抢、辣椒酱被倒入书包、椅子被拉掉、经常被同学用脏话辱骂等。

江骏喆家属澄清孩子是个性格开朗的孩子,没有抑郁症,在出事前毫无征兆,所以事前并不知道孩子遭受校园霸凌。

昨晚,被指霸凌死者的2名同学,在父母的陪同下抵达灵堂向死者道歉,饱受丧儿之痛的死者父母,也忍不住责骂霸凌者。

图/Facebook

死者的父母和哥哥面对两个霸凌者,情绪非常激动,死者父母声声说:“如果今天是你们的儿子跳下来,你们会怎么做,逼到我的儿子没有路走,跳下来。”

死者爸爸也希望两名同学说真心话,只要对方愿意说实话,会选择原谅他们。

图/Facebook

影片→请点我(若遭删除请见谅)

哥哥边哭边对其中一个霸凌者的爸爸说,“你的孩子对他做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我只有一个弟弟。”

“他走了,我剩什么?”

“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我明白,可能你也是要保护你的孩子,我爸爸也是很爱我的弟弟的。”

“请你把真相说出来。”

他尽量抑制自己的脾气,希望当事人愿意说出事情的真相,可惜对方却一声不吭。

死者哥哥知道自己情绪即将爆发,“我很生气了,你让我走,我不能看到他们了”,随即转身离开,担心自己会因为情绪失控而忍不住教训对方。

截图/影片

影片→请点我!(若遭删除请见谅)

网民看到哥哥哭成泪人感到心痛不已,认为霸凌者及他们的父母态度并不诚恳,面对死者家属的质问也无动于衷,看上去一点歉意都没有。

在2名霸凌死者同学向死者忏悔后,林道祥(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将死者父母及两名霸凌者带到旁,面对面对话。

死者的亲属们包围着两名男学生,并不时对着两名男学生怒吼,现场的气氛非常火爆。

截图/视频

死者亲属不止怒斥霸凌的同学害死了一条人命,并斥责父母不会教育小孩,面对责备,两名学生的父母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另一方面,死者一名同班同学再揭露,死者是因为拒绝加入私会党才会屡屡遭受霸凌,而另一名男同学则说,死者在今年1月才转入新学校,就被同班同学逼着加入私会党,包括自己也曾经被那2名霸凌者逼迫过,但他懂得反抗,“我和他们打架后,对方就没再招惹我,但是骏喆不同,他们一直霸凌他。”

这名男同学平常都会特别照顾骏喆,可是他不在骏喆身边的时候,就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了。在死者自杀前,还曾和他打过篮球,当时死者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跟你打篮球了”,当时他并没有觉得不妥。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