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视剧《大药坊》中,有一幕戏是讲述钟嘉欣准备出嫁,拍摄完毕,钟嘉欣和演替她梳头的婆婆说话:“妳认得我吗?”婆婆说:“我当然认得妳,妳不认得我而已。” 钟嘉欣:“不是呀,我当然认得妳,我背过妳。” 10年前导演指示钟嘉欣拍摄一场背着穿上乞丐衫的婆婆去看医生的戏份。  

当事人婆婆很怕,一来觉得自己好胖,有点难为情。二来,万钟嘉欣的力气不够,她的后脑将会率先着地。 “想一想,一个年轻的女生都肯做,我这个阿婆没关系。”她是年轻家庭观众记在脑海的TVB捡纸皮婆婆,名字叫许碧姬。  

▼婆婆说其实很喜欢漂亮,身上穿着的花花衬衫也有几十年历史,但仍保存得好好。

快将86岁的许碧姬回忆起1946年,当时只有15岁的她跟随双亲坐船来香港,许爸爸没有带着一家人坐上第一条船,因为乘客太多,环境好挤迫,结果是船身下沉,全部人都向下沉。爸爸的决定好英明,碧姬一家坐上第二条船后,新生活便是从踏上三角码头的一刻开始。“我从汕头来,一句广东话都不会,我没读书,因为超龄嘛,惟有走去夜校读英文。”  

我想我会做戏

碧姬回想起这20多年的茄喱啡生涯,全因无聊两个字。当时人都五十多快六十,孩子都长大了,自己闲在家中又没事干,很闷。18岁时投身社会大学,那时销售员是很吃香的职业,她游走于不同百货公司的销售部。又试过做图书销售员,那是上门逐家逐户拍门叫人家租书的职业。  

刚巧看到报纸上刊登广告“招考演员,年龄不限”,二话不说便寄信去应征。“人家说要写到自己很厉害,我什么都不懂,游泳、跳舞我通通不懂得,但我想我会演戏,为什么?因为我看很多戏。”。  

▼碧姬说这张照片是她当年寄信去TVB时提交的个人照片。

这些年来,无论身在大银幕还是公仔箱,她都跟甲、乙、丙、丁、戊一样,有时获得大特写镜头,有时却是模糊的一点,而作用也仅是衬托人人爱戴的明星。尽管如此,每次开工她都有一个指定动作,拿出相机跟明星演员合照,不论是离我们而去的梅艳芳、早已是星爷的周星驰,还是长青树刘德华,相片满载的并不是满足一己私慾,集邮是对大女的情意。“拍《龙凤斗》我得一秒镜头,我和大女说‘我和刘德华说好拍照签名给你。’她很多开心。    

碧姬有4个子女,大女儿在1990年代曾经被她捉去当临记,一来她觉得好好玩,二来女儿天生娃娃脸,古装扮相特别美丽。不过女儿害羞,跟她去了一两次,就没有再去。  

▼每次开工碧姬都有指定动作,拿出相机跟明星演员合照,不论是离我们而去的罗文及梅艳芳、早已是星爷的周星驰,还有再度合作的钟嘉欣,相片满载的并不是满足一己私慾,集邮是对大女的情意。

女儿不幸中风

1996那年,她65岁,大女36岁却不幸中风,她请假两年没有拍戏,待在家中照顾插着喉的女儿。后来深明女儿没机会康复,一有戏拍她就外出,没戏拍就待在家中照顾女儿。  

“我去做茄喱啡的时候,会叫隔壁师奶照顾她,赚到的会分给对方。”碧姬根本不在意当老临的薪水,她在意的是有话题,可以跟女儿分享所见所闻。6年后,71岁的碧姬自知年事已高,在家照顾女儿始终不太方便,故听从医生建议,女儿搬进政府的院舍居住,一直至2015年女儿离开为止。  

TVB的司机大哥曾经问过碧姬婆婆为什么不回家享清福,要出来做老临,碧姬回应他,“不出来做,说来说去都是相同的话,(演戏)又学到东西,为什么不做?”自此之后,司机大哥一见到碧姬,就会碧姬姐前碧姬姐后。

捡纸皮有多肮脏?

有一次,剧组叫她扮演老人院的老人家,与老友记们去公园耍太极,碧姬初时拒绝,因为不懂耍,叫对方找别人去,对方答应她去到学啦。结果她去到现场,站在一大群人当中,镜头并不是对准站在后排的她,她为过关而松一口气。  

在网路搜寻器输入许碧姬,出现的关键字是捡了20多年垃圾的婆婆,难道不觉得难堪吗?“执纸皮, 有几污糟?剧组会先清洁干净垃圾桶,肮脏的都会拿走,剧组人员都很疼我。”  

好好过日子

很多老人家会因为年纪渐长,对自己失去信心,继而害怕踏出社会与他人接触,情愿终日待在家中,不是自顾自怜回忆前尘往事,就是整天怨天尤人,却始终不肯放过自己。碧姬显然是属于刻板印象的反面,2008年丈夫离开了,大女儿在2015年离世,没错她很难过,大女儿生病的时候,她总是抱着她一起睡觉。不过碧姬深明“你会老我都会老,你会死我都会死”,好好对待人,人就无憾。还活着的人,就要好好过日子。  

▼30岁时的许碧姬生完大女后,跟随丈夫前往影楼拍摄婚纱照片,碧姬说那个年头,拍照等同双方结婚签字。。

资料来源:Astro中文视界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