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据联合报今报导,郑洁从小在小康家庭长大,传闻也有双亲关爱;从小到大的老师也很困惑,何以这个从小成绩还不错,学测六十三级分的同学,会养成如此厌世,对人命不顾一切的态度​​。

不过自郑捷遭枪决后,殡葬业者将他的遗体运送至桃园市中坜区殡葬服务中心冰存,但从昨晚至今天下午,郑捷的家人尚未出面至殡仪馆办理后事,郑捷的父母如此态度,难道他们真的没有罪吗?真的有人生下来就是畜生吗?

就连精神医学专家也不解,用了许多专业技巧,还是问不出杀人动机;郑捷本身罹患甲状腺疾病,但居然连所谓专家也无法断定他是否长期处在轻微忧郁状态,才产生非理性念头,不过这一切已经来不及研究,因为全民只想以牙还牙,以为这样可以抚平伤者,大概跟两千多年前的汉摩拉比法典一样概念。

2

3

4

郑捷一开始便阐明动机,他想死但不敢自杀,于是藉由杀人被判死。关于这点,司法人员与犯罪学家将没有机会深究,是否死刑的存在助长了郑捷的随机杀人行为?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放弃交女朋友,出国旅游打工,选择这种方式离开人间,你难道没有一丝疑惑?

据联合报报导,负责执行郑捷死刑的台湾高检署检察官钱汉表达感想:「我看着他问话,他也一直看着我,眼神不像以前那样凶残,反而看起来很柔和。 」,郑捷得知自己生命将走到尽头却很平静,完全没有害怕紧张感觉,如此平静的死刑犯,是执行八名死囚来所首见。郑捷在枪决前没要向任何人道歉,也没提出诸如和母亲拥抱等要求,只想要喝水。

许多民众以为郑捷一定是个鲁蛇,社会败类,殊不知他的成绩远远超越了许多人,63级分可以上许多前段的国立好大学科系,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既然他已变成众怒下的炮灰,这原因我们永远不得而知,死了一个郑捷大众就爽了,无知民众的愤怒后果,结局将由全民来承担,下一次,人们也只会找下个炮灰而已,自己永远没错。

【郑捷事件回忆录】

两年前在台北捷运犯下4条人命案的“杀人魔”郑捷,今年4月22日被判处死刑定案。台湾法务部门昨天(10日)收到监察部门移交卷宗,火速在7小时内完成审查,交由“法务部长”罗莹雪签署死刑执行令。这创下了台湾司法史上“定案后18天执行、7小时完成审查签署、只执行1人死刑”的罕见纪录。

据《中国时报》报导,台“法务部政务次长”陈明堂解释,执行死刑是执行正常公务,与政权交替无关,“法务部”从未承诺520前不执行。而郑捷在捷运车厢短短2分钟造成4人死亡、20多人轻重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造成大众惊恐不安,对被害人及其家属造成永难抹灭伤害,“法务部”有依法执行实现社会正义的责任。

罗莹雪表示,处理郑捷执行案不算特别急,因为本案明白简单,毕竟过去从没有这样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进行的案件,“没有误判可能”,因此优先单独处理,处理程序也是按照一般作法,并没有因为是郑捷而特别加速,身为佛教徒的她,会打坐回向给遭枪决的死囚。

综合台湾媒体报导,郑捷1993年出生,新北市板桥区庄敬路人,少年时学习成绩不错,板桥高级中学毕业,曾经推甄考上台湾中正大学,但最后选择“国防大学”理工学院动力及系统工程系,2013年6月因二分之一学分不及格被退学。 2013年9月,经由转学考转至东海大学环境工程系二年级就读。

2014年5月21日,郑捷带着锋利的水果刀,在台北捷运最长站距的板南线龙山寺站与江翠站之间,以平均6.8秒杀害一人速度,犯下台湾捷运史上最血腥的杀人案,造成4死20多人受伤的重大惨剧。

来源:Life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