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如下:

我没想过我会成为阿德南滥权、滥用砂州移民法令的最新受害者。

昨天大约晚上10时,我飞抵诗巫机场。在移民厅通关处,我被官员告知我遭到限制逗留期,必须于最迟5月5日离境。

当时,我询问该名女官员,为什么我遭到限制逗留期?她回答,“Itu arahan State”。当我再次询问时,她回答,“Itu arahan Kerajaan Negeri”。

我尝试申请延长逗留期至5月15日,因为我计划到美里和汶莱观光,但遭到拒绝。

我转向询问另一名男官员,为什么入境政策突然转变?当时该名官员Fred则表示,“Itu arahan State pasal election”。

我被告知并非所有非砂拉越的马来西亚国民遭到同样限制逗留期。

较早前,我于4月23日入境诗巫,当时我获得90天的逗留期批准,并于4月26日顺利离境,返回吉隆坡。这一次入境,却遭到限制逗留期至短短8天。

过去一年,我到不同国家皆获准逗留28天至1个月,但是身为马来西亚国民,我却在自己的国家遭到限制逗留8天!

柬埔寨暹粒:1个月
印尼雅加达:30天
菲律宾马尼拉:1个月
缅甸仰光:28天
泰国曼谷:1个月
我国马来西亚砂拉越:8天

 

13062920_10153744948530326_3806353643921384174_o

 

来源:facebook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