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加拉最大的娼妓聚集地Daulatdia,等待著顧客的妓女們蒙著面。在這裡她們學會變得積極而主動,以爭取更多的顧客上門。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向阿拉祈禱,希望祂給我自由,或是賜給我死亡。」

 

破舊的小巷和簡陋的鐵皮屋,就是Daulatdia的模樣。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在孟加拉中部的Daulatdia和東北方的Kandapara,和孟加拉其他許多貧窮的村莊類似,小巷弄如迷宮般蜿蜒,四處搭建著一幢一幢的鐵皮房屋;然而每當華燈初上,街邊隨處可見抹著濃妝、張著無辜大眼的年輕妓女四處招攬顧客的景象,讓那兒的夜晚顯得異常醒目。

娼妓們依偎在Daulatdia的牆邊,等待著客人上門。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Daulatdia是全孟加拉最大的娼妓集中地,在這個村莊裡聚集了超過2000名女性,她們生活在此,也在此招攬生意,每天提供超過3000名男子性服務的需求;而Kandapara則住著大約850名女性性工作者,其中約40%都尚未成年,雛妓問題嚴重,而政府與警方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孟加拉,大部分的妓女因為在年幼時遭受誘騙,或是被家人、男友販賣而輾轉流落到妓院,靠著每日不間斷地接客替老鴇償還債務,然而每次性交易卻只能賺到微薄的50塔卡(約新台幣18元)。 

Hashi:我17歲,而我成為妓女已經7年

哈希正以化粧開始新的一天,在這裡,女孩們必須學會化妝,蓋住清秀稚氣的容顏,才能吸引更多客人的目光。

除了極度低廉的性服務價格, Daulatdia的娼妓還有一個特色:年輕。17歲的哈希(Hashi)在10歲時被誘騙,賣到Kandapara的妓院。在那兒她的年紀並不算特別輕,因為即使孟加拉合法的賣淫年齡是18歲,然而11、12歲便被迫踏入妓院的女孩卻隨處可見,也早已不是秘密。

哈希擁抱著自己的一位常客,為了償還債務,她必須不間斷地接客。
 

「我的老鴇打我,不給我東西吃;她威脅我,也不斷提醒我我欠下的貸款。」哈希每天都努力接客,遇上生意不好的日子,老鴇便不給她飯吃。現在的哈希每天能接15-20名客人,賺進約800-1000塔卡,卻總是在最後被老鴇全數收走,直到她還清債務為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時常得忍受飢餓,孟加拉大部分的娼妓們仍顯得健康而豐潤,因為老鴇每天都逼迫她們服用一種名為歐樂得爽(Oradexon)的類固醇藥物,使她們看來成熟而豐滿、年紀更大一些,以吸引更多顧客,同時逃避警方對雛妓的追緝。歐樂得爽原是用來催熟牲畜的藥品,因為便宜又不需要醫生開立處方,在孟加拉的貧民窟裡隨處可得;老鴇時常將這些白色藥片裝在維他命的瓶子裡,告訴女孩們歐樂得爽是能讓她們健康的好東西。

一名娼妓因脫水而躺臥在簡陋的診間中吊著點滴,長期服用類固醇漸漸地破壞了她們的健康,帶來致命的危險。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歐樂得爽主要被用來治療人類發炎和過敏,而牧場也會餵食牲畜服用歐樂得爽以達到催肥效果。不過,人類長期錯誤服用卻會破壞肝臟及免疫系統,也會導致高血壓及糖尿病,甚至可能致命。歐樂得爽也具有成癮性,一旦停藥,胃痛、頭痛、皮膚出疹等副作用便會立刻浮現,然而許多娼妓們明知對身體有害,也只能為了維持體態、避免副作用而繼續服用。

人權運動人士葛夏米(Shipra Gowshami)表示,「類固醇是貧窮國家性工作者使用的雙面刃,既能拯救她們的職業生命,也摧毀掉她們的人生。」葛夏米是一名律師,他長年與孟加拉中部城鎮法裡德普爾(Faridpur)的性工作者合作,「這些藥物之所以被濫用的部分主因在於,缺乏藥物常識認知、容易取得,以及庸醫濫用類固醇治療病人。」

哈希在交易時常常望著遠方出神,房間牆上貼著明星的海報,讓她偶爾作夢;還有一張她4歲兒子的照片,兩人已經2年沒有見面
 

「在妓院裡,顧客只會尋找健康的女孩。我只能服用歐樂得爽,否則就沒有客人上門,我也吃不到下頓飯,更還不了債務;我還希望能夠為我的兒子存一些錢。」哈希苦笑地說著。她還有一個4歲的兒子,目前交由親戚撫養,她已經2年沒見過他一面。

哈希正和一名顧客討價還價。

孟加拉的妓女戶自成了一個外界難以了解的社區,娼妓們比鄰而居,是互相依偎的密友,也是互相競爭的敵人。許多和哈希一樣的未成年少女,帶著驚恐和迷茫被賣到這裡;老鴇們會為雛妓偽造年齡證明,然而在酒精、毒品、藥物和缺乏保護的性交易之中,她們的生活幾乎看不見希望,也逃不出去。

許多娼妓們透過抽菸和藥物麻醉自己的生活。
 

儘管她們天天接客,但是仍難以籌到足夠的金錢還債;更多時候這些不識字的娼妓們,根本無從得知自己是否已還清債務。即使她們終於還清了債務恢復自由之身,也往往因為缺乏教育、年紀太大而無力謀生,或是因為害怕社會的排斥,而只能繼續留在妓院。

Misumi 坐在她的「男朋友」身旁,這位「男朋友」,是她的熟客之一。

孟加拉的娼妓們每天要面對如人力車夫、司機、警察和商人等等形形色色的客人,許多熟客會成為她們的「男朋友(boyfriend)」,而「男朋友」代表著頻繁的光顧,以及更多的無套性行為。

17歲的Nazma在接客的閒暇躺臥在床上,身邊依偎著她的兒子。
 

男人們在這裡只是過客,卻時常讓孟加拉的娼妓們懷孕,養育孩子成為她們的希望和負擔;若是有人因過度服用藥物或意外過世,妓院的其他女性便會一肩背負起扶養的義務,將去世妓女的孩子扶養成人。

孩子們安坐在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的教室中學習,他們的母親渴望他們能透過教育脫離妓女戶。
 

許多娼妓們期待自己的孩子有機會走出妓女戶、活出不一樣的人生。非營利組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也在Daulatdia建立了育幼院,讓這裡的孩子有機會接受教育。

一名女孩依偎在身為性工作者的母親身旁準備過生日,未來,她也有極大的可能成為娼妓。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然而,許多出生在孟加拉妓女戶的女孩們,迫於生計與社會現實,只能被迫承接母親的工作,繼續在妓院中打滾求生;被母親引向性交易之路的女孩們,常常只有12、13歲。

也曾經在幾次性工作者的抗議之中,孟加拉的娼妓們挺身而出,蒙著面爭取自己的權益。

除了被社會遺棄,這些性工作者的家人早已不可能再次接受她們,對家人而言,她們早已死亡,是遊走在真實世界的活死人。孟加拉警察從沒有正視妓女戶的問題,政府更沒有試圖立法限制性工作者濫用歐樂得爽,而對自身權益的無知,更常置這些娼妓們於危險之中。 

紀錄片《孟加拉:娼妓的正義》

「人們因為我們是性工作者而覺得我們沒有價值,但是我們有;我們要靠自己的雙腳站起來。」

 

紀錄片《孟加拉:娼妓的正義》記錄了娼妓們依靠著自己的力量自組Manjurani Begum地方自治組織,耗費5年的時間爭取政府立案,並且自主維繫著妓女戶的秩序、娼妓安全和權益的過程。而孟加拉女性健康組織(Bangladesh Women’s Health)也致力於推廣安全性行為並關懷性工作者健康,不讓這群社會底層的女性被完全遺忘。

這些女子們,何時能等到拯救自己的騎士?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攝影師GMB Akash花費了12年的時間了解孟加拉的娼妓生活,對這些妓女而言,他早已不只是攝影師,而是真正互相關心的親人。從沒有人真正看見這些在社會表層彷彿不曾留下痕跡的女孩們背後真正的故事,然而Akash只是將她們看作自己的姊妹,她們便立刻將他視為一生的親人,款待他、對他滔滔不絕地述說著自己的夢想。

「我深深記得一位女孩對我說:『我從來不認為我能結婚或懷上孩子,沒有人會想娶我,除非他們只想把我留在身邊幾天,然後又會把我賣回原來的地方。』」Akash回憶起一名比其他娼妓都更要成熟的女孩,談著她對自己未來不抱期待的模樣。

Akash表示,「更多的女孩作著天真的夢,幻想有一天會出現一位騎士,娶她們為妻並且相愛到永遠。或許這聽來是天真的幻想,但我希望能用我的鏡頭拍下她們的故事,並且誠心地希望真的有那位騎士到來的一天。」

 

 

来源:cocomy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