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2015年为涨价年,但多数人的薪水却没有大幅调整,因此红包“份量”也不会水涨船高;一般人皆认为红包应由5令吉起跳,2令吉的红包已是寒酸及少见。

ang pao money (1)

王英花:包6至10令吉红包
退休教师王英花表示,本身会将孩子给她的钱拿来包红包,红包大小视对象而定,通常介於6令吉至10令吉之间。
“50年代红包最多1令吉10仙,如今至少5令吉,未退休前我是按照当年的收入来派红包,如今是和丈夫各自包要派出去的红包,包括亲戚的孩子。”
她也透露,虽然没有规定领红包者要说祝福或吉祥话,但她习惯放新钞在红包袋内,大家都很高兴。
张依薇:每年包逾千令吉红包
另一方面,在科技公司上班的张依薇(36岁)有一名6岁的儿子,她指每年需包逾千令吉的红包,确实是一项负担。
“最大封的红包肯定是给妈妈,我会对她说恭喜发财及身体健康的祝福语,而儿子的红包也不少,每年他收到的钱,我们都会帮他存起来。”
她也透露,已不再包2令吉的红包,会觉得不好意思,今年红包至少5令吉起跳,亲朋戚友则更多。

石传威:第一次派双红包
此外,甫在去年结婚的上班族石传威表示,虽然本身是福建人,但也会依照广东人习俗,即结婚後首次过年时派双红包,让领红包者高兴。
“我已经33岁了,再领红包也会觉得不好意思,虽然刚结婚没有孩子,红包有出没进,但仍感觉很开心,因为是第一次派红包,也不会出国避年。”
他准备和新婚妻子返回波德申老家吃团圆饭,并在初一凌晨派红包给父母和兄弟的孩子。

王美美:单身红包派侄儿侄女
至於单身的王美美则说,她已不好意思年年都领红包,今年开始要派单身红包给侄儿侄女。
“台湾的单身族也派红包,虽然不太符合本地传统,但大家高兴呀!”

ang pao money (3)

华人农历新年跫音将近,孩子们提早收到红包,表现得又惊又喜!

李永球:象徵圆满
红包钱应12或倍数
本地民俗工作者李永球指出,对於传统民俗来说,12是个圆满的数目字,因此红包里的钱数应是12或12的倍数。
他今日受访时说,一年有12个月,一般传统祭品也都采用12之数或其倍数,如天宫诞的祭品红龟,传统得用12个,所以包12丶24丶36令吉的红包才是正确的。
他补充,华人讲求“双双对对”,双数的红包钱,如2丶4丶6丶8丶10令吉等也合人心意。
他说,如今人们过年常收到5令吉的红包,相信是便於一张5元纸币的缘故,虽然不符合“双双对对”的民俗传统,但依然可以接受。
他也说,有人认同说两个“1”(11)也属於“一对”,这只是约定俗成的解释,“11”实际上就是单数。
他也曾在其《田野行脚》专栏中提及8令吉80仙丶999令吉或13令吉等是人们受到香港影响而自创出来的吉利数目观念。
“有些广东人忌4(谐音死),所以不包`4’的数目;可是在北马,却不避忌4,40仙或4令吉的红包可不少哩。”

寓意祝福勿计较多少
他指出,红包文化源自“压岁钱”,古早时的压岁钱是用红线串过铜钱赐给孩子挂於胸前,谓能压邪驱鬼,而且只是除夕给压岁钱。後来演变至农历新年期间给未成年的晚辈派发红包,到如今只要是婚嫁生辰等喜庆场合,或作为酬谢奖赏,都会派送红包,寓意兴旺丶吉利丶福气丶平安丶好运丶顺利丶发财丶如意等。
他也说,传统上,晚辈向亲属长辈讨红包的正确礼仪是,晚辈必须下跪捧茶,叩首说祝福语,然後长辈就给晚辈一个小红包。
“如果该名晚辈已经结婚成家,则必须回馈长辈,给回他们红包,长辈也得回赠他们红包。”
他补充,非亲属者之间拜年则无需行跪拜礼,只需相互拱手道吉祥即可,依儒家传统,男性拱手应左手包在右手上,女性则反之。
他表示,送红包的真正意义在於是长辈给晚辈的祝福,晚辈们应以欢喜心接受,而不应送礼者的面打开红包封,或计较钱多钱少,这是不礼貌的做法。

ang pao money (2)

目前,长辈给朋友的孩子一般是5令吉红包,亲戚孩子给10令吉起跳。

红包文化
1.红包内所放金钱之多少通常与双方交情成比例。
2.多数人习惯用新纸钞包红包,寓意去旧迎新也比较雅观外,部份环保主义者认为这一习惯不利於环保。
3.广东丶香港和澳门:已婚人士派红包给未结婚的亲友,一些同居多年的情侣丶未婚妈妈或爸爸,以及未婚的中老年人士也会发红包。
4.中国内地:比较亲近的亲戚朋友之间才有发红包的习惯。在部份地区,新年发红包的范围比较广泛,例如邻居家的小朋友丶普通交情的同事之间都有可能收到金额较小的红包,纯粹讨个吉利。
5.台湾:大学毕业丶服兵役期满(约23岁)左右,已经在社会工作的人,派给还在就学的後辈。

未婚也可派红包
台湾人最大方
环球调查公司TNS曾进行一项访问5千人调查,结果显示亚洲5个拥有大量华人居住的地区包括中国丶香港丶台湾丶新加坡及大马之中,台湾人过年最大方,平均每人派出逾3千令吉的红包。
根据台湾习俗,那些尚未结婚但已工作者都会在新年期间派红包,且每份红包都“重量不轻”。
由於每年过年适逢寒假,天气较冷,台湾人并没像大马华裔一样,喜欢呼朋唤友一家一家去拜年,相反他们多数待在亲戚家或返回老家,派红包的对象也限於亲戚孩子,不会随意派给外人,最少额的红包从200新台币(约22令吉)起跳。

中国人花1个月薪水
台湾人过年包红包也喜欢以双数为主,有福禄双喜期待的意思,因此给兄弟姐妹孩子红包可能高达6千新台币(约662令吉),父母甚至可能给8千新台币(882令吉)或以上。
至於中国,同样在派红包上有大学问,一般人通常花1个月的薪水在红包上,即使不是太熟悉的同事孩子,红包也要20人民币(约11令吉)至50人民币(约27令吉)。
因中国多数家庭为独生子女,父母给孩子的红包数额非常大,数千至上万人民币都有,而孩子拿了别人红包後,回礼数额不能少过对方给的钱,也造成许多家长承受一定的压力。

狮城一般给10新币
至於邻国新加坡,平均收入居冠,但包红包的行情没有比台湾和中国多,一般家庭给朋友孩子的红包,为10新币(约25令吉)。
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杨广亮表示,本身不会给未婚同事或平辈红包,而交情较好的朋友孩子红包由20新币起跳。

来源:星洲网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