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兰莪·巴生20日讯)一名少妇申诉,一名男医生假借听筒检查身体,却把听筒搁在掌心,以五根手指穿过胸罩,两度对她揉搓胸部。

body check2

郑女士当天就是以这身衣着,前往诊所看诊并没穿得特别性感或暴露。

来自巴生班达马兰的29岁郑姓少妇说,她是於本月8日下午2时40分,因头晕和咳嗽前往巴生一间政府诊所看诊,医生要求检查身体。
她说,当时她已表明病况,男医生便指示她躺下,然後以听筒检查。
“我可以感觉到,医生是把听筒放在手掌心,而不是以手指拿着,然後穿过我的胸罩,直接揉搓我的胸部,时间比一般听筒检查多出数倍。”
她指出,第一次被袭胸时,她已感到怪怪,惟仍依照男医生的指示。
“直到第二次,他叫我坐起来,这次叫我脱掉胸罩,说要检查得更详细,但我不理会,他再以同样方式揉搓我的胸部,这次的时间比较短,但是仍比一般检查时间来得久。”

诊室内没有其他人
她指出,她觉得不对劲,当时诊室内只有她与男医生两人,没有其他人在场,而且医生检查时,也拉起布廉,外人看不到检查状况。
郑女士称,过後,她只想马上离开诊所,但该名年约40岁的马来医生却不断与她聊天,还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例如:“你结婚了吗?”丶“有几个孩子?”等。
她当时感到非常害怕和紧张,只能敷衍回答医生的问题,并一再要求医生赶快开出药单。
“过後,医生给了我头晕药和咳嗽药,还给伤风药当预防。”
郑女士说,她取了药後,马上离开诊室,并第一时间向柜台护士投诉,过後护士长和院长也接见她,她随後在友人陪同下报警。

body check1

郑女士当天就是以这身衣着,前往诊所看诊并没穿得特别性感或暴露。

郑女士:丈夫鼓励讨回公道
“我只是头晕丶咳嗽,医生何必检查我的胸部呢?”
郑女士指出,当时医生也没说是要检查身体,而是要用听筒检查身体状况,但最後却是不断揉搓胸部。
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到有关诊所,没想到第一次就遭男医生非礼,让她觉得遭到羞辱,而且心灵非常受伤害。
“我已如实告知丈夫此事,丈夫也鼓励和支持我一定要站出来讨回公道,因为丈夫不希望再有下一位受害者。”
郑女士育有4名子女。
警区主任:将了解详情
另一方面,巴生南区警区主任阿兹曼指出,他将会向查案官了解此案详情,过後若有必要,将向媒体作出回应。

来源:星洲网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