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穷也不能忘恩!昔日他照顾我,现在他老了,到我来照顾他!

关丹一名23岁印裔青年迪纳嘉兰因不忍昔日87岁老邻居叶书万独自一人生活,无人照料,于2个月前把他接回家和他及71岁婆婆卡玛拉3人同住。

▲图/星洲网

没有血缘关系的3人同住一屋,还招来居民的闲话。但3人已不介意他人的话语,并表示最重要的是对得起天地良心。

根据星洲网报道,这名迪纳嘉兰靠着薪水微薄的建筑工作,养活1家3人,他们就屈身在关丹古邦哇耶一间租来的双层排屋楼上,过着清贫的生活。

难得的是,迪纳嘉兰虽然收入不稳定,但坚持养活2名老人家。

兄妹在老伯照看下长大

迪纳嘉兰说,自己自小失去父亲,和婆婆及兄弟姐妹与叶书万为邻,后因他们居住的木屋遭拆,叶书万搬到哈芝阿末区,婆婆则搬到古邦哇耶,自己来回两地分别照料2老。

▲图/星洲网

“虽然叶老伯与我非亲非故,但我是在他照看下长大,他教我手艺、骑摩哆车、载我上学放学,对我和妹妹很好,就像父亲一样,因为他孤身一人居住,所以我和婆婆将他接来,方便照应。”

不觉得是负担

节衣缩食过日子不容易,不过讲得一口流利广东话和华语的迪纳嘉兰并不怨天尤人。他说,2老除了有普遍的老人病之外,身体还算硬朗,至少他不觉得他们是负担。

“婆婆患有哮喘,有到政府医院拿药,叶老伯一直身体强壮,只是最近腿脚乏力,再无法走太长的路去打包午餐,所以由我照顾比较好。”

迪纳嘉兰原本在轮胎店工作,4年前遭遇一场车祸致导左脚骨折,手术植入钢片后难再从事该份经常须弯身的工作,唯有转做建筑散工,薪水也从原本2200令吉降至每日50至60令吉,收入不稳定。

问到目前的家庭开销,他说,婆婆尚有政府福利援助金350令吉帮补开销,每月400令吉租金、水电费约100令吉及伙食费等,经济拮据。

“这个月不够钱,我就多做一份杂工,留意哪里有工作。”

▲迪纳嘉兰 (左)表示自己应如子女一样,待叶书万为父亲,及时尽孝。(图/星洲网

持红身分证 老伯无法申请援金

来自关丹的叶书万,本身并没结婚,两名弟弟也已经去世,可说无依无靠。因本身持红色身分证,尽管曾经尝试申请公民权,无奈忘记了父母姓名导致申请失败,无法向福利局申请援助金。

已经年届八旬的他,个性沉默,访谈中仅慨叹自己身体没有以前好,无法再工作减轻负担。

他年轻时从事建筑业和木工等工作,在腿无法发力之前几乎每日能走数公里路。

“之前靠自己生活,但上月开始两腿突然没力,走路都难,现在只有每天呆在房里。”

卡玛拉则说,自己以前有替人照顾小孩,近年老花和近视眼困扰无法继续工作。

“照顾人家的小孩责任重大,不能轻率,以我的年纪加上哮喘,也只有留在家煮饭。”

卡玛拉:不再怕别人闲话

▲卡玛拉(后)虽有3名儿女,但与孩子关系不和睦,只依靠着从事建筑工作的孙子及福利局援助金度日,尽管生活清寒,婆孙二人仍坚持照顾无依无靠的华裔老人。(图/星洲网

她还说,婆孙俩从以往与叶书万来往甚密而遭人诟病,让她感觉难堪。

“我现在一把年纪,早就想通了,只要知道自己做什么就好,不再害怕别人闲话。”

她也说,自己也是一名老人,无法看着叶书万孤苦伶仃,所以趁自己尚有能力时尽量照顾比他更老的人。

▲陈俊广(右)探访印裔婆孙卡玛拉(右二起)、迪纳嘉兰和叶书万。(图/星洲网

陈俊广:欠2个月租金遭断电

士满慕州议员特别助理陈俊广获知婆孙照顾老邻居的情况后,登门拜访并送上生活用品,希望加以了解该家庭所需。

他说,由于该家庭尚拖欠房东2个月租金,电费也已于早前因拖欠而遭断电,他将协助他们解决问题。

“婆孙俩经济拮据但仍愿意照顾老邻居,实在让人感动,希望他们的故事能引起大众关注。”

他呼吁大众通过该服务中心,提供适当的援助。

▲傅芝雅沙烈特别助理许殷瑜(右二)也前往探访叶书万(右一)与卡玛拉,送上问候。(图/星洲网

欲查看更多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新闻,可以点击此链接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