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杨小姐的婴儿1月13日出生,月嫂1月22日开始到家里服务,月嫂出现不断咳嗽症状,杨小姐要求暂停合约却被拒绝。之后月嫂、雇主一家三口都确诊新冠肺炎。但月嫂中心认为不确定谁是传染源,拒绝赔偿。

综合中国媒体报导,杨小姐24日指出,去年9月25日与月嫂中心「津菩提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约,服务26天费用1万元人民币。在杨小姐1月13日生产后,由曾小姐开始进行母婴护理服务。

去年9月25号,杨小姐与与月嫂中心「津菩提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约,约定服务时长26天,费用是1万元人民币。

今年1月13日,杨女士生产,卫女士到医院开始进行母婴护理服务。1月20日晚,卫女士出现咳嗽、嗓子疼症状,她说自己被空调吹到,热伤风。第二天下午,因为身体不舒服收工回家。

当时疫情正在加重,杨小姐随即要求月嫂中心终止合约,但月嫂中心却拒绝。两人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月嫂中心顾问回复说,不能结束合同,除非派不出月嫂,如果不放心只能换人,可以保证她是健康的,但不能保证没带病毒。

杨小姐担心违约,只好妥协,同意继续履约,换了另一位李女士。但李女士转了几次公交,赶到杨小姐家,进门前,没有戴口罩。服务过程中,杨女士听到李女士也多次咳嗽、吐痰,李女士解释说是打扫沙发卫生吸到灰尘所致。

1月26日,杨小姐咳嗽频繁,第二天去医院拍CT,发现肺部已经感染,回家后和老公自行隔离,要求月嫂戴口罩,用洗手液洗手后再照顾宝宝,但月嫂却没有遵守,有时候连口罩都不戴。

1月29日,杨小姐夫妻与月嫂的化验报告出来,显示三人都是阳性,月嫂的病毒浓度更是夫妻的2-3倍,这才正式终止合约;宝宝1月29日开始出现吐奶、咳嗽、发热等症状,31日更是脸红、发烧、两眼含泪,当晚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

杨小姐认为,病毒浓度越高,传染性越强,月嫂可能因为在路上多次转车,部小心感染了病毒,传染给她一家人,要求月嫂中心道歉、全额退款和赔偿。月嫂中心回覆,无法认定谁传染给谁,公司因此不能完全满足雇主诉求。

天津菩提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朱女士介绍,第一个月嫂身体不适,当时出现疫情,公司顾问说,如果不需要,可以退单,不承担违约责任,但杨女士还是想再找一个月嫂,顾问就推荐了第二个月嫂李女士。

月嫂告知,到达雇主家当天,杨小姐就有发烧症状,以为是乳腺炎、堵奶,还帮忙解决了催奶问题。过了几天,月嫂和雇主夫妇俩同时检查出阳性,虽然月嫂病毒浓度高,但并不能因此确定就是月嫂传染给雇主的,月嫂毕竟已经50多岁,熬夜护理婴儿,免疫力不如年轻人。

朱女士说,现在公司全额退款给雇主,相当于两个月嫂前后白做了半个月,很冤枉。雇主觉得月嫂服务不到位、工作人员态度不好,但公司也做了工作,同意电话或微信道歉。

此外,雇主要求赔偿18个月、每月1500元人民币的奶粉钱,公司认为不能认定谁传染谁的病毒,出于对孩子的同情,考虑到孩子长大后会添加辅食,按照国内奶粉价格核算,同意补偿6000元人民币的奶粉。因双方没有达成一致,建议雇主走法律程序。

武汉市第四医院检验科技师陈刘俊表示,月嫂病毒浓度高,只能证明月嫂更容易被感染,病毒更适合在她体内生存和繁殖,推测出具有感染性,可能是月嫂传染雇主,但也不排除是雇主传给月嫂。谁传染谁,需要更多的大资料和感染的时间顺序的检测结果来佐证支撑。

欲查看更多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新闻,可以点击此链接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