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有的人面临生死关头,有的人则面临至亲的离别。没有亲身经历过,都不知道那生离死别的场面夹带了多少心痛与泪水。

最近就有网友贴文表示,自己的妈妈因患病而到武汉做手术,17日手术成功后家人都沉浸在喜悦里,怎料21日却在医院里确诊感染了武汉肺炎,最终病逝。

女网友表示,自己的父母很恩爱,就算当时爸爸还没确诊染病,却为了照顾妈妈而呆在病房里,孩子来探望时却喝阻他们别站太近。医院不提供伙食也不准买外卖,女网友的哥哥便全服武装地把家里煮的食物带给妈妈。

23日爸爸确诊了,更加不敢靠近儿女,外面的酒店也不接受客人入住,当下女网友非常忐忑。整个过程里,女网友都只能透过手机和爸爸联络,最后还得看着爸爸憔悴的背影,走向另一栋医院隔离。

25日,妈妈还是撑不住了

以下为女网友的帖文⬇️

妈妈走了。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大年初一早上,爸爸打电话让我给他送药。我拿了10瓶免疫球蛋白出门,想分别给爸妈送一些。

我把药放在隔离楼大厅的一个地方,走远。爸爸来取走了药,临走时,喊了一句「妈妈可能不行了」。我很震惊。后来他发短信来,说十几分钟前医院打来电话,告知妈妈器官衰竭了,正在抢救。我很着急,想联系妈妈的护士,但一直联系不上。

我又给爸爸发短信,安慰他「哪里衰竭,不会的,肯定可以抢救回来。妈妈那么坚强,我们要相信她

他回复:「不会了,现在抢救只是走形式

我向爸爸要了告诉他消息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对方一直暗示,妈妈要不行了。我只能哭着求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多少钱都不在乎,求你用最好的药、最好的设备救救妈妈,我不能没有妈妈啊」。

没几分钟电话又响了,医生很郑重地介绍了身份,我就知道完了… 医生说已经通知了殡仪馆,一会就要把妈妈的遗体拉走。我求医生等等我,我马上就到。他答应了,但让我不能靠近妈妈。

第一次跟医院打电话后,我给哥哥打了个电话,故作轻松,像往常一样打听他的进展。哥哥早上5点就去医院排队做检查,这是第三天去了。哥哥说得要两点半才能看得上医生。我忍住没跟他说抢救的事,哥哥最爱妈妈了。

接了医院的第二通电话后,我哭了几分钟,又想了几分钟,觉得这件事哥哥应该知道。何况我自己也懵了,不知道怎么处理,我怕自己扛不住。

我打给哥哥,问他,「你要不要来妈妈这边」。他问怎么了,排了一上午队,他怕现在走就白排了。

我一个字一个字告诉他,「哥哥你要冷静,绝对不能冲动。我们没妈妈了。」哥哥被吓到了,他不相信,我不说话了。我们想去看妈妈最后一眼。一路上,嫂子和爸爸一直给我打电话,让我们不要去,太危险了。但我们不能不去。

我先到了医院,手脚发着抖。过了会儿,哥哥也到了。他只戴了口罩,踉踉跄跄冲去病房,我抓都抓不住。妈妈还有体温。哥哥趴在妈妈胸口抽噎,大喊「还有心跳,医生,还有心跳啊」。医生过来看了下监视器,上面是两个0。病房里妈妈的桌子上摆着这么多天来我们送来的饭,好像一动都没动过。

哥哥哭得喘不过气。那是感染科病房,我担心他的安全,只能使劲拉他出去。

医生不愿意跟我们多说什么。他给了我们一张死亡证明,上面写着直接死亡原因是「呼吸衰竭」,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他说有问题回头再来找医院,现在要先把人送去殡仪馆。

殡仪馆随后打来电话。我哀求他们,一定要等我们。我们一路加速,二十分钟就赶到了。他们递过来一份遗体处理承诺书,上面写着「逝者疑似或患重症肺炎死亡」。 殡仪馆的人不允许我们再进去,让我们签了字就直接走。他也在抱怨,说那里已经都是人了,情况比我们想的严重很多。 几辆车停在那,我们确认了运妈妈的车,向着车子跪下磕头

车子开走了,我一直追在后面跑,但实在追不上,我感觉很无助,很绝望。 哥哥哭得收不住。我平复了心情,特别冷静地跟他说,走,我们现在要赶紧把爸爸的药送过去。我一直在和他说,我们剩下的人一定要活得更好,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

以下为帖文连接⬇️

在生离死别的面前,所有事情都显得渺小而无力。从手术成功到感染病毒再到逝世,一切只发生在8天内,心情起伏宛若云霄飞车,连悲伤的时间也没有,就得继续努力活下去…😢

以上所有资讯皆源自Ifeng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