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野火持续肆虐,自去年9月以来已造成25人及近5亿只动物死亡,大火面积扩大至1070万公顷,相当于葡萄牙或韩国面积,而被烧毁的房屋已超过1700间。

虽然大批房屋受损,但在新南威尔斯州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深山里,有一位台湾人和她的未婚夫,却是少数幸运儿之一。虽然遭大火包围,但火势到了门口就止住,自己的房子竟然大致完好,简直是奇迹。他们认为,应归功于原住民在当地做过传统预防措施。

据了解,蔡美俐的未婚夫谢柏德(Phil Sheppard)是土生土长的澳洲白人,5年前跑到猎人谷,这座收不到手机讯号,也没有自来水和电力供应的深山里搭建房舍,并且长住下来。而在雪梨从事自然疗法的蔡美俐,则每周固定前来陪伴未婚夫。

其未婚夫的友人芭柏是委拉祖利族(Wiradjuri)原住民,是专门推广传统野火管理知识和技术的“原住民族点火棒组织”(Koori Country Firesticks)共同创办人。他过去是山林巡逻队队员,具有多年现代专业山火管理的经验。随后接受传统原住民“文化燃烧”(cultural burning)训练,才明白到现代山火管理科学的不足。

芭柏向记者解释,“文化燃烧”是指按照澳洲原住民族人传统,在野火季节来临之前,定期主动地在森林点火。

在冬天,趁澳洲天气仍然潮湿的时候,按照原住民族长老所传授的方式在森林点火,芭柏解释那是“冷燃烧”(cool burning)的手段。由于草木已经被烧过,待旱季来临时就不太可能会爆发失控的大火。而且“冷燃烧”之下的火势并不会持续,树木不至于全面烧毁,动物和昆虫大多可以找到地方避险。

谢柏德和蔡美俐所处山间小屋周围,虽然有些树木已被烧成焦黑,但有很多在树顶仍能保有绿叶。芭柏指出,这就是在事前有没有冷燃烧的差别。

谢柏德过去从事树医生(tree surgeon)工作数十年,他指着房子周围一棵棵尤加利树向记者解释,尤加利是非常易燃的树种,但由于芭柏曾采取“文化燃烧”的措施,所以野火过境时,那些尤加利树才没有被全面烧毁。

蔡美俐回想起大约一个月前,她和谢柏德赶在野火来袭前撤离猎人谷。大约两周后,谢柏德先回家了解灾情,而她则在悉尼等待消息。随后接到谢柏德的电话,说家里除了卫生间被烧毁,还一个工具间因瓦斯桶爆炸,其他建筑物却是完好无缺。

听到谢柏德这样说的时候,蔡美俐实在不敢相信。直到回到这里,亲眼目睹之后,她感叹这简直是奇迹。她指,火势并未进一步延伸至建筑物本身,她深信这能证明“文化燃烧”的传统做法,确实是有用的。

谢柏德回想当初在4年前,他首次让芭柏在他的山谷里进行“文化燃烧”之前,在向邻近的地主和住户沟通时,曾遇到有一位担任消防员的居民提出严厉抗议。谢柏德说,他很想邀请那位消防员到家里看看,可惜那位消防员正在前线救火。

芭柏解释,按照澳洲原住民族的古老知识,世上万物和火焰之间,两者是共生的关系。

谢柏德表示,自从欧洲人殖民澳洲以来,很多原住民族的古老知识已经失传,其中“文化燃烧”技术的传承曾濒临断裂。谢柏德希望,从他受惠于原住民族传统知识的案例,可以唤起人们对世界各地原住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视。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