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艺人具惠善和安宰贤周日(18日)爆出离婚说,女方指是男方因步入倦怠期而提出离婚,网上亦有不少消息指,安宰贤酒后与女性有暧昧关系。

图/网络

安宰贤在离婚说爆发后,终于在IG为事件开腔。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aagbanjh on

他表示早于上月30日,已与具惠善完成离婚协议,但由于婚姻是二人的私事,因此从未有向大众公开,直至最近有酒后与女性暧昧的谣言传出,他才打破沉默回应事件。安宰贤声明中提到,3年的婚姻生活虽然幸福,但亦是精神最疲累的一段时间。最终安宰贤在二人未达成共识前,决定先搬家亦向女方支付计算好的离婚协议金,可是当时具惠善以协议金不足为由,提出要求拥有二人同居的房子。

安宰贤更大爆分居后,8月8日因离婚一事与公司代表开会,隔日晚上具惠善竟向大厦警卫讲大话而得到安宰贤单位的锁匙,并突然进入他的住所。安宰贤表示具惠善接着开始查他的手机外,更进行录音,令正在睡觉的他非常震惊外,亦更令他想要离婚的决心更坚定。而几日后,具惠善突然改变想法和男方同意离婚,但就加上要卖掉同居住所等的要求。至于讲到具惠善指控,安宰贤与公司在未有达成共识前,擅自发声明回应,男方就讲到他只是与公司共享未来会发生的事,而非主动让公司介入。

声明中安宰贤更自爆婚后的一年4个月来,一直需要接受精神科治疗,并服用抑郁症药物。他讲到:「作为一名丈夫,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从没有做过羞愧的事,我想保护这个家庭。」可是对于具惠善在长时间的对话后,仍一直对外重复被歪曲的事实,令他更加觉得自己没有信心维系这一段婚姻。另外安宰贤也对受影响,以及受伤害的人致歉。

昨日具惠善再次在Instagram上回应“反驳”,全文如下: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쿠 (@kookoo900) on

「大家好,我是具惠善,看到安宰贤的声明,我也有话要说,上传此篇文章,想解释一下他提及的协议金的相关内容。协议金中的善款,是指结婚时捐出的那笔钱,当时是全部由我捐出去的,所以要求他返还一半。

目前安宰贤住的房子的所有装修费用也是由我出的,家务活100%是我做的,因此要求他支付我每天3万韩元,三年的劳动报酬…这些不属于离婚协议金。

我养的小狗离世,导致我先患上了抑郁症,之后我介绍他去了我接受心理治疗的地方,但状况渐渐好转后,我便看见听说喜欢喝酒的丈夫在醉酒后和其他女性撩骚暧昧通话的情形。也劝说过他,这样的行为容易引起误会,但这些却成为了经常吵架的原因,最终他们的隐秘对话成为了我所无法知晓的领域。

他生日那天,说想吃牛肉萝卜汤,我一大清早起来准备,他却只喝了一口就急急忙忙出门了,看到和其他人们开生日派对的丈夫,我明白了那个人的心已经走远了。但也感谢生下了他的母亲,我得知婆婆家还没有安装空调,就请人去安装,还买了冰箱和洗衣机送去,当然那天也有过争吵。

他主张分居期间所住的地方其实不是因为分居,而是他说想要集中演技,我尊重他的意见,允许他搬过去住,因此我也有权利进去。此外他说我要房子,是因为分居之前他便很少回家,既然都是我一个人住,那就给我好了。然后他说只要我肯离婚,就把龙仁(地名)的房子给我,我说了句知道了。

从那开始丈夫就天天把离婚挂在嘴边,我问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居然回答说我不性感,我的乳头不够性感所以一定要离婚,说出这番话的人就是我的丈夫。一起生活的期间,丈夫经常大声播放倦怠期期间男性听的YouTube节目,一边听着一边入睡…而我就像是家里的幽灵,曾经你深爱过的那个女人渐渐变成了丧尸,现在也是。」

男方曾在2014年上过主要谈论恋爱和性关系议题的《魔女狩猎》(마녀사냥),当时就表达了对女生胸部的喜爱。

图/ettoday

惊人贴文一出「性感乳头」还登上南韩Twitter话题关键字第一名,而安宰贤2014年10月上《魔女狩猎》发言也被网友和韩媒翻出,谈到最有魅力的女生部位是哪里时,他说:「就是胸部吧,越大越好吧,很有丰腴魅力那种。」

韩网友痛批「难怪是郑俊英好朋友」、「没有具惠善你现在跟郑俊英手牵手坐牢去了也不一定,具惠善真的好可怜」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