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Guardian

5年前,身怀第二胎的单亲妈妈Stephanie Land经常要四肢伏地刷浴缸,这份苦差的时薪仅9美元(约36.8令吉)。

她那时很穷了,仅管大家都劝她别辞掉工作,但她还是放弃清洁工的收入,全心投入学业,希望毕业后能尽快成为自由作家。她说:“放弃付薪工作,抱持梦想终会实现的信心,真的好难。”

皇天不负有心人,Stephanie做到了,并将她这些年做Kakak的日子,写成回忆录《Maid》,想不到大受欢迎,两周后登上《纽约时报》非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第三名。

《Maid》是叙述Stephanie Land 20多岁的人生故事,当时她带着刚出生的女儿,身无分文,只能暂时住在游民收容所。她最穷的时候,银行户头只剩下28仙,因她的母亲拒绝请她吃午餐,逼她自付10.59美元买汉堡。

这十年来,Stephanie一直希望成为真正的作家,她会在女儿入睡后,喝咖啡熬夜写稿。她在28岁升格人母,但也失去家人的支持,清洁工是她唯一能找得到的工作。她经常仰赖政府救济过活。除贫困带来的屈辱外,还不时须提供文件证明自己真的穷,让她“很令人精疲力竭”。

2014年,她报读了蒙大拿大学的创意写作课程,只不过她的英文系同学写的都是实习的生活,她只能写刷马桶。


图/cnn

2014年,Stephanie顺利拿到学士学位后,终于能靠笔吃饭,而非抹布。她其中一篇文章,描述了她在做kakak打扫的豪宅的经历,引起疯狂转载,还获得《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其他知名媒体的报导。

但是,Stephanie的专栏点阅率高,并不表示她银行户头也很有钱。2016年末,她仍在为生活苦苦挣扎,尽管获得出版社合约并获得预付稿费,Stephanie还得为5万美元学生贷款债务和2万美元卡债而烦恼,但她终于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机会,可以为自己和两个女儿考虑基本需求买单,例如去找整脊师,以治疗她常年因跪着清地毯污渍而愈发严重的嵴椎问题。


图/cnn

如今,40岁的Stephanie 目前和两个女儿:11岁的Mia 和4岁的Coraline,一起生活。孩子的父亲并没有参与女儿的生活,2017年与另一名男子结婚,但是,她说丈夫会对她家暴。

在见过富人家的样子之后,Stephanie并不想变成有钱人。“我希望能还清欠款,我希望有自己的房子,但我仍然希望保持简单的生活方式。如果我有钱把孩子们送进大学,不用再担心金钱的问题就好了。”

她想过要给自己请一位家政工。“我最近太忙了,想着如果有人来帮几个月的忙就好了。但我做不到。我付不起钱,我想直接给她们钱,在每个房间里都留下几张20美元的现金。”她笑着说,但事实是很伤感的。她认为kakak是一个卑微、受挫的工作,她小声说,“我不想让别人做这样的工作。”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