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7日讯)涨风吹不停!分析员指出,若马币再贬、国际油价持续攀升、煤炭价格高居不下,加上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要板贸服)营运成本趋涨,今年6月之后的国能用户回扣料减少,电费在今年底更可能酝酿起价!

肯纳格证券研究分析师郑景扬回应《中国报》询问时说,在成本高企的大趋势下,当前的自动燃料成本转嫁机制(ICPT)回扣,确实有进一步削减的可能性。

在自动燃料成本转嫁机制下,国能可以每6个月检讨所有发电燃料的成本,目前的每千瓦时(kWh)1.52仙回扣将维持至今年6月底。若国能成本上涨,亦意味7月1日开始,国人享有的电费回扣将进一步减少。

小题:国能成本节节升

另外,大马能源署是采用奖掖式管理(IBR)机制来制定大马半岛电费,对上一次检讨电费是在2013年12月19日;目前平均电费是每千瓦时38.53仙,从2014年1月1日开始至2017年底结束。

郑景扬称,现在只是2月份,距离年底尚有一段时日,现在谈电费起价虽言之过早,但他不排除就目前发电成本及外汇持续波动的趋势来看,政府或在年底进行检讨时调涨平均电费。

根据肯纳格证券研究早前的分析报告,国能2017财年首季的营运支出按季下跌3%至90亿8610万令吉,但当季燃料成本按季却成长了4%至22亿令吉,支付独立发电厂(IPP)的费用也增加了10%至21.7亿令吉。

传州政府向国能征费
指高压电缆塔属于建筑物

国能除了需应对发电燃料成本趋涨及汇率波动,如今就连州政府亦参一脚,向国能旗下高压电缆塔征收费用和地税。

据国能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州政府确实可按照法律行使征费的权力,首个率先向国能开刀的是霹雳州政府,包括征收发出临时地契(TOL)的费用及地税;据悉其他州属也有意效仿。

“他们说国能兴建的高压电缆塔属于建筑物,是一个实体结构(structure),因此需要支付地税及临时地契,而之前他们从未向国能征收上述费用。”

“毕竟国能是经营公用事业,兴建电缆塔是用以传输电力,若真的向我们收费,我们最终也只能被迫转嫁成本。”

知情人士透露,上述费用涉及数十万令吉,国能已向能源委员会反映,要求后者介入调解。但目前仍处初步阶段,能源委员会仍未和州政府展开讨论,故至今仍未有实质结果。

尽管上述费用难免加重国能营运成本,但知情人士强调这只是一部份成本,在讨论结果未出炉前,预计不会影响国能截至今年8月底2017财年的业绩。

4年前调涨近15%

大马半岛目前的平均每千瓦时电费是38.53仙,该费率是在2013年底时决定,当时每千瓦时平均电费涨幅就高达4.99仙或14.89%。

根据当时能源委员会报告,遭调涨的每千瓦时电费中,包括国能调涨基础电费(Base Tariff)0.9仙、管道天然气涨0.51仙、煤炭价格涨0.17仙、液化天然气(LNG)涨3.41仙,共调涨4.99仙。

输电和配电系统的成本增加、基本发电燃料及采购成本上涨,营运、维护及行政费用提高、通胀上升等,都是推高平均电费的因素。

为减轻国人的生活开销,政府采用自动燃料成本转嫁机制回扣,并每半年进行检讨;上述回扣机制适用于所有消费者,除了每月用量低于300千瓦时的国内消费者。

来源:chinapress

Like Rojaklah Facebook!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