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公安近日偵破甘肅白銀市1988至2002年間的9宗連環變態殺人案,拘捕疑兇「開膛手」高承勇。其中一名8歲女受害者的母親接受內地傳媒採訪時,憶述在家中衣櫃發現女兒屍體的經過,至今對女兒仍念念不忘。而即使疑兇落網,但他的犯案過程仍撲朔迷離,疑點重重,她目睹的情況亦與公安的版本有出入。

20160830_CH_連環兇案母親 (1)

姚亞帆遇害時的住所外貌

姚亞帆是白銀市9宗命案中的第5個受害者,死時只有8歲。姚亞帆的媽媽曾蕊憶述,1998年7月30日,當時正就讀小學一年級的女兒正在放暑假,丈夫姚勇當時去了蘭州出差,家裡沒人照顧孩子,曾蕊上午將女兒帶去上班,但下午她怕上司怪責,決定留女兒在家睡午覺,因怕有事女兒不能逃出,所以沒有鎖大門,結果注成大錯。

 

曾蕊傍晚六時下班回到家,推門看到桌上放著一杯水,奇怪家裡是否來了熟人,女兒為客人倒茶,但更怪的是,她走時把屋內的窗簾都拉開了,但這時窗簾全都拉上。她喊女兒,但沒人回應,曾蕊開始心慌,滿屋找孩子,所有房間都不間蹤影,心裡發心打開家中家具,拉開衣櫃門時,只覺五雷轟頂,女兒蜷縮在衣櫃內,臉色青紫,頸上勒著一根皮帶。

 

知道出事後,鄰居們都趕來,將崩潰了的曾蕊抬離房間,不讓她再看女兒的屍體。公安到場後接手調查,半個月後女兒火化前,曾蕊才再見到女兒遺體,也是她最後一次見到女兒。

 

20160830_CH_連環兇案母親 (4)

曾蕊接受內地傳媒訪問 

因為那杯水,曾蕊和丈夫曾懷疑兇手是熟人,但他們想不出得罪過甚麼人。18年後,夫妻終於知道兇手叫高承勇。但曾蕊說,從未見過對方,根本不認識他。但事實上,姚亞帆遇害前4年,曾蕊住所旁邊另一棟大廈,也有一名姓石的死者遭到高承勇毒手。

其中一個鄰居告訴曾蕊,出事當日下午三、四點鐘,他們家的女兒曾去敲過曾蕊家的門,想找姚亞帆玩,但沒有人應門。鄰居說,那天下午她甚麼奇怪聲音都沒聽到。令人心寒的是,兇手竟敢相相隔4年,又來到曾殺人的地方,對一個8歲女孩下手,而且犯案時間都是在7月。

20160830_CH_連環兇案母親 (2)

網上圖片

曾蕊記起女兒的在生時的點滴,形容她漂亮乖巧,遺傳了爸爸的基因,口才好,文筆好,學習好,多才多藝。女兒小時候聽故事錄音帶,聽完可以把故事內容繪聲繪色地再講一次。兩夫婦對姚亞帆寄予厚望,希望女兒能考上大學,一圓他們的大學夢,但一切都落空。「看到孩子在衣櫃裡,當時想抱著孩子一塊死了算,我也不想活了。」曾蕊說。

女兒死後,曾蕊夫婦約定不再提這件傷心事,各自把悲痛埋在心裡,即使之後生了二女兒,二女今年也17歲了,他們也沒有告訴她有個姐姐。曾蕊一度以為這輩子都等不到女兒的案件水落石出。沒想到18年後疑兇會落網,但整件事仍疑點重重,疑兇怎麼進入她家中?女兒在甚麼時間遇害?

疑兇高承勇(網上圖片)

疑兇高承勇

消息稱,高承勇供認他第一次殺人是因為盜竊未遂,但曾蕊家當時甚麼都沒有失去,「當時我家裡最值錢的是一部錄影機,沒有拿走」曾蕊說。法醫曾說,姚亞帆沒有遭受性侵,但公安披露的案情顯示,姚亞帆下身赤裸,陰部撕裂,並驗出精子,「我看到孩子時她下身穿著小裙子,有沒有穿內褲我沒看,但現場沒有血跡。」

案發後,公安的偵查工作遲遲沒有進展,曾蕊印象中,只有2002年前後有探員來找過她,說案子要復查,又問了一些細節,當時還列出一些疑犯,但不包括高承勇。直至本周一上午,曾蕊和丈夫都沒有接到警方任何信息。但曾蕊說很想問高承勇,「為甚麼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他也是當父親的人,為什麼這麼牲畜不如!」

 

 

 

来源:bastillepost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