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 攜帶恐龍包售價44.7
20160804fb30a
何晶在抵達白宮時使用的恐龍包。(圖:互聯網)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這次到美國訪問的行程,製造不少話題。其中,總理夫人何晶也被拍到,在抵達白宮時,攜帶由自閉症兒童學校新光學校學生設計的手提包,售價只需14.80新元(約44.7令吉)。

新加坡8頻道新聞報導,總理夫人何晶在白宮歡迎儀式上,攜帶佈滿可愛小恐龍的藍色手提包。根據The Art Faculty Gallery的Instagram貼文,這個包包名叫“Denim Pouch-Dino”,由19歲學生司徒聖傑(Seetoh Sheng Jie,譯音)設計。

The Art Faculty Gallery是新光學校的平台,幫助推動患有自閉症的人才的發展。何晶是自閉資源中心(Autism Resource Centre)的顧問,而中心成立了新光學校。

這個包包在The Art Faculty Gallery網站發售,售價僅14.80新元。

據網站上的資料,恐龍包設計者聖傑對恐龍很有研究。他製作的恐龍小模型,對于恐龍的學名,恐龍的每一個表情,都很講究,絕對不能出錯。

設計師就是他 恐龍包爆紅 一天內賣光
danosor-160804-b3
新光學校學生司徒升傑設計的藍色恐龍包。(新光學校提供)
danosor-160804-b4
何晶(右2)上個星期購買恐龍包時,與設計者司徒升傑(左2),以及司徒升傑的父母一同合照。(司徒業明提供)
恐龍包在一天內售罄!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伉儷訪美,總理夫人何晶在白宮歡迎儀式上所攜帶的藍色恐龍包,引起大家關注。

這是新光學校一名19歲自閉學生的設計,售價僅14.80元(約44.7令吉),消息傳出後,恐龍包迅速售罄。

新光學校表示,恐龍包過去4個月才賣200個,昨日一天之內就賣了200個。

今日出刊的新加坡《聯合晚報》報道,李顯龍應美國總統奧巴馬邀請,星期日起對華盛頓展開6天正式訪問。

其間,何晶的服裝一直備受矚目,例如她在國宴上所穿的紅色娘惹卡峇雅就讓人眼前一亮。

眼尖的公眾還通過報章照片發現,何晶在白宮歡迎儀式上攜帶了佈滿可愛小恐龍的藍色手提包。

這個恐龍包是由新光學校(Pathlight School)的學生司徒升傑(19歲)所設計的,通過學校藝術畫廊The Art Faculty的網店發售,售價僅14.80元。

消息傳出後,許多網友讚揚總理夫人平易近人,在如此隆重的場合卻使用簡約的手提包,而且還是新加坡學生的設計。

目前只接受預購

恐龍包在一天內迅速售罄,目前只接受預購。

新光學校受詢時表示,平時4個月才賣200個包包,如今一天就賣出了200個。

何晶是新加坡自閉症資源中心顧問及新加坡自閉症協會贊助人。

據瞭解,她是在上個星期出席自閉症資源中心的籌款活動時,購買了恐龍包和其它產品。

因為不確定要使用哪個包包,何晶一共帶了3個由新光學校學生所設計的包包到美國。

danosor-160804-b1
何晶在白宮歡迎儀式上,攜帶了由新光學校學生所設計的藍色恐龍包。(路透社)
新光學校高級副校長黎小梅說:“我們並不知道她打算將包包帶到美國。何晶夫人選擇在正式訪美時攜帶這個包包,我們感到驚喜和榮幸。”

“何晶女士非常腳踏實地且務實,她會在國際舞台上攜帶一個價格低於20元的包包,也顯示了她是一個有自信並真誠的人。”

danosor-160804-b5
司徒升傑用手工泥製作的小恐龍。(新報)
事前完全不知情

事前完全不知情,設計者司徒升傑和家人看到何晶攜帶恐龍包的照片,感到既驚訝又榮幸。

司徒升傑的父親司徒業明(53歲,德士司機)透露,總理夫人何晶上個星期買下恐龍包時,他們一家人也在場,並且還與她合照。

但他們並不知道何晶會將恐龍包帶到美國,直到事後看到李顯龍伉儷出訪美國的照片才獲悉。

司徒業明說:“其實我們最驚訝的是,她會將恐龍包帶到那裡。我們感到很榮幸,也有一點意外。”

司徒業明透露,兒子喜歡閱讀恐龍參考書,參考書中一般有詳細的恐龍繪圖,旁邊再配上簡單的恐龍標誌(icon)。

有一天,兒子將所有的恐龍標誌都畫在一張紙上,司徒業明看了覺得不錯,就拿給他的老師看。

老師後來讓司徒升傑重新修改了幾次,最終拿去印製成包包。

司徒業明說,已經將總理夫人用恐龍包的新聞告訴了兒子,“有人喜歡他做的東西,他很開心。”

我要成為藝術家

3歲起就獨愛恐龍,幾乎讀遍圖書館所有恐龍參考書,如今能從A到Z背誦所有恐龍的學名。

父親說,以前常發現牆上藍膠神秘失蹤,原來都被兒子拿去捏成恐龍。

兒子患有輕微自閉症,父親司徒業明坦言,小時候,要讓升傑安靜地坐在一旁並不容易

3歲那年,升傑在觀看迪士尼電影《恐龍》(Dinosaur)時,卻罕見地坐下看完整部電影,從此對恐龍愛不釋手。

司徒業明表示,夫妻倆起初沒察覺兒子的興趣,但後來發現家中海報常常掉下來,才發現是兒子將海報的藍膠(blu tack),變成一隻隻微型恐龍模型。

有時候出門逛街,只要看到與恐龍有關的東西,升傑也會吵著買。

danosor-160804-b2
司徒升傑(中)喜歡用手工泥捏出不同形態的恐龍,母親蔡雅麗和父親司徒業明一直支持兒子的愛好。(新報)
司徒業明說:“我們當然不可能全都買給他,所以就經常帶他到圖書館借書,只要是有關恐龍的書,他幾乎都讀過了。”

夫妻倆這些年來,幾乎走遍新加坡每一間圖書館,將有關恐龍的參考書都借回家給升傑閱讀。

升傑如今能從A到Z背誦所有恐龍的學名,除了繪製恐龍之外,也喜歡用手工泥捏出不同形態的恐龍。

2011年,他成為新光學校藝術發展計劃的首批學生。升傑將在明年畢業,還曾經跟父母說:“我要成為藝術家!”

 

 

 

来源: chinapress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