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7日訊)馬來西亞外國女傭代理商公會(PAPA)副主席駱德烈表示,目前聘請女傭的主要是華裔家庭,他們確實較有能力負擔,但是不少的雙薪家庭及馬來家庭也一樣有聘請女傭,他們會因為印尼“不輸出女傭”的政策而受到衝擊。

他對星洲日報說,許多家庭需要女傭照顧家裡的老人、小孩及處理家務,而本地家庭最主要聘請的女傭是來自印尼及菲律賓。

他說,鑑於發生越來越多保姆虐待孩子或意外的事件發生,不少父母都不太放心把孩子交給保姆照顧。

另外,不願具名的女傭代理指出,目前市場上有很多印尼女傭是“走後門”,以遊客的方式進入我國工作。

女傭僱協:聘女傭費用高
有錢人才負擔得起

大馬女傭雇主協會(MAMA)主席恩古阿末弗茲說,儘管目前我國的女傭市場有約65%的女傭是來自印尼,但是印尼政府的決定不會對我國帶來太大的衝擊,畢竟如今聘請女傭費用高昂,只有家境比較富裕者才能負擔得起。

針對印尼政府在2017年全面禁止輸出女傭到海外的決定,他說,目前要聘請一名印尼女傭的費用介於1萬4千至1萬6千令吉之間,薪金則是1千令吉,還不保證女傭隨時會否逃跑,這不是一般的家庭可以負擔得起的費用。

盼引進柬越尼女傭

他說,在印尼政府下令在2017年全面禁止國人到海外從事幫傭工作後,他們有兩個應對的方案,包括長期和短期的方案。

他說,在短期方案方面,除了現有的菲律賓之外,他們希望政府可以允許從更多不同國家引進女傭,包括柬埔寨、尼泊爾、越南及東帝汶。

他說,該會已經向政府提出上述建議,希望能儘早獲得政府的批准。

他說,目前柬埔寨和尼泊爾兩國的政府已經原則上同意讓他們的人民到我國從事幫傭工作,只剩下最後細節上的部份仍未制定,包括女傭的工作範圍、人頭稅、薪金、引進女傭的費用等。

應提供職場托兒所

恩古阿末弗茲指出,在長期方案方面,該會希望國人能夠改變生活方式,由自己家庭成員分擔家務,不要太過依賴外人。

他強調,更重要的一點是,政府應該落實,在職場提供托兒所的便利,讓職業婦女能夠安心工作,藉此提高國家的生產力。

他說,在女傭短缺的這個課題上,我國應該讓世界看到我們有意改善女傭的福利,包括清楚列明女傭的工作範疇、工作時間、責任以及女傭所享有的權益等。

否則以目前在我國工作的女傭必須兼顧多項任務(multi task),可能會讓其他國家也不安心讓他們的國人到我國從事幫傭的工作。

他也促請政府開放女傭市場,讓僱主可以和其他領域聘請外勞一樣,自由向世界各國聘請女傭,無需通過任何的仲介。

他說,其他領域的僱主若要聘請外勞無需通過仲介,但是女傭卻要儲多限制。

印尼大使:應視女傭為正式員工

另一方面,印尼駐馬大使赫爾曼對《星報》說,印尼的女傭應該被視為正式員工,並且允許他們住在僱主家以外。

“我們要制定僱主和家庭幫傭之間的正式合約,就如公司制定的僱用合約一樣。”

他是針對印尼人力和移民部要在明年落實女傭路線圖以保護國人的利益時,如是回應。

印尼正在採取積極的行動,以制止剝削女傭最低薪金的行為及制定女傭固定的工作時間。

他說,這是雙贏的解決方法,在迎合家庭幫傭的需求之際也能保障員工的利益。

“我們要女傭獲得像正式員工一樣的對待,就如那些在油棕園工作的工人一樣。”

他說,現在的家庭幫傭被視為非正式的工人。

符策鏑:印尼應提高工人技能

大馬外國女傭代理協會(PAPA)主席符策鏑說,印尼應該考慮提高其工人的技能以讓她們能以特別看護或經過培訓的保姆下被僱用。

“那他們肯定可以獲得超過1千令吉的薪金。”

他說,那大馬的僱主肯定願意支付更多給那些受過正規培訓的看護及保姆。

他說,這方面要由印尼當局負責,發出獲得認證的培訓計劃。

“否則僱主會覺得自己被騙。”

 

来源:sinchew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