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国发生火煮饭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找几根树枝当柴点燃,然后把锅直接放在木柴上。

卢国发生火煮饭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找几根树枝当柴点燃,然后把锅直接放在木柴上。

(新加坡28日讯)杂草丛林荒芜处,桥下流水有人家,中年汉自掘小水井,每天烧柴煮水,五年来过着没水没电,近乎“隐居”般的生活。

新加坡媒体日前报道,裕廊德曼花园的旧火车轨道旁有“秘密果园”,而旁边的汽车天桥下住着一名神秘人,“住家”虽然简陋,但设备齐全。

记者周日下午再次走访,终于找到到这位神秘人——来自马来西亚雪兰莪州的卢国发。

当时,他已煮好午餐正在用餐,草地上还生着一堆柴火,火上的水壶正冒着烟。他一边与记者聊天,一边悠闲地泡茶喝,旁边还有从超市买来的蔬菜和面包。

卢国发(45岁)透露,他几年前到新加坡工作,月入1000元新币(约2900令吉),负责载货,工资比在马来西亚来得多。

橱柜。

橱柜。

原本他在果园前面的组屋租房子住,但组屋选择性重建后,他只好搬到附近汽车天桥下的杂草丛林中。

“我小时后也是在菜园长大,习惯这种生活,不喜欢四面墙围绕的感觉。在这里我自由自在没约束,很适合我。”

过着“原始”生活的他,全部的生活起居都在这里解决。他自掘小水井,要喝茶时就烧柴煮水。眼前的自然“沟渠”虽然水浑浊,却是用来洗碗和冲凉的宝贵资源。

卢国发单身,但他不打算结婚,也不会感到寂寞,时常读报纸和杂志,有时到旁边果园帮忙“邻居”。

到了晚上,他用手电筒照明,但他通常很早就上床睡觉。而他的“床”就是一张简单躺椅。

他并不打算在新加坡长住。

“我的理想家园就是在马来西亚买一块地,用洋灰建房子,然后在旁边种菜。”

常上圣淘沙名胜世界赌场,自称是金卡持有者,近几年不用缴付租金,他赌得更多。

卢国发透露,他30岁在雪兰莪迷上电子赌博机,从此欲罢不能染上赌瘾。

他声称,每个星期都会上一两次赌场,每次去都花几百元新币,早已累计足够分数获赠金卡,有时还能吃免费自助餐。

他坦言:“之前还在租房时,因为有租金的负担,不会时常去赌。现在不用付租金,每月生活费才100多元新币,手上有较多闲钱就赌得更多。”

输钱后,不够钱花他就跟老板借,老板再从他的工资里扣。

问及他是否想过要戒赌,他说:“都那么久,很难改了。就算不去赌场,也会买更多的4D和彩票。当初一开始不去赌就好……”

卢国发的午餐就是简单一碗饭。

卢国发的午餐就是简单一碗饭。

以树枝生火煮饭没水电

卢国发的“家”看似简陋,但他把户外生存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用旧冰箱当橱柜、用小水塘的水冲凉洗衣,日常生活起居并不成问题。

由于天桥下没有水供,卢国发的水源是他“家”前面的小水塘,水塘内收集的是雨水,水上还有浮萍。

平时他会用桶盛小水塘里的水来冲凉,洗衣洗碗也如此。洗好的衣服,就放在旁边的竹竿晒干。

要生火煮饭时,他就用最原始的方法,找几根树枝当柴点燃,然后把锅直接放在木柴上,锅的外层因此都被烧得焦黑。

小水塘旁边有多个旧冰箱,虽然都不能插电,但他把食物都储藏在里面,避免尘埃和蚊虫的侵袭。他透露,这些旧冰箱是他花钱从旧货商那里买来的。

地管理局通知418前搬走

地管理局发通知,要求他4月18日之前搬走,卢国发打算到马来西亚森林地带建房住,继续往返新加坡工作。

卢国发说,土管局人员已到天桥下找过他两次,并给他发出正式通知书,因为他非法占用国有土地,还摆放了家具橱柜,要他在4月18日之前清理走。

卢国发说,他打算出钱找罗厘请人帮忙搬走这些东西,相信会把家具都搬到马来西亚。

虽然他还没找到地方住,但他说:“我应该会躲到柔佛的森林地带,自己盖一间房子住。但我会继续往返新加坡工作。”

来源:光华日报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