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鬼的人总是以?,人多阳气盛的地方一定就比较安全。

至少,撞鬼遇邪的机率,大?减低。如果告诉你,这样的想法其实是自欺欺人,你也许会很生气,不过我很肯定,当你读完以下的真人鬼事,一定会对自己曾经拥有以上的想法,而有所改观,甚至是感到震惊。

好,省略开场白,马上进入正题。

Pasar malam(夜市)却是马来西亚的商业特?之一。在pasar malam,你可以找到许多比超级市场更价廉物美的货色,包括了日常用品丶食物丶水果丶衣物等等,多不胜数。

而且在这里,如果你有本事讲价,可以用比超级市场更便宜上数倍的价格,来买同样的一种货品,所以,pasar malam,也是价格角色地,是男男女女鼓起三吋不烂之舌大显身手的好地方。

由於它?城市人提供集休闲丶食物丶和热闹於一身的娱乐,所以,它在马来西亚,是广受欢迎的。尤其是巴生谷一带,这种商业活动,极其活跃,几乎每个住宅区,每周都会至少有一天举行pasar malam的日子。

一般上,它的经营时间,是从傍晚6点多开始直到晚上11点多结束。课馀工後,出来逛pasar malam的人很多,数以百计大大小小的摊位,挤得水泄不通的人潮,再加上讨价还价的喧闹声,所以除非天不作美,下起雨来,否则整个夜市,只能够以人山人海来形容。

是了,讲了这麽多,到底,你有没有试过逛pasar malam呢?

答案,如果你是大马人,几乎没有机会是「没有」。

而如果,你的答案是很老实地是「有」的话,那麽我还想再问你一个问题。

在人潮汹涌的pasar malam之中,你是否曾经注意过那些与你擦身而过的人,留心他们的表情及脸孔呢?也许你会觉得我问这个问题会很无聊,但请别怀疑我,你到底有没有在夜市中见过一些脸无表情,眼睛无神或脸如死灰的人呢?

与此同时,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每一次当你逛夜市时,跟你擦肩而过的,也许,不是人………?

本期真人鬼事的当事人是一名19岁的大专生,她跟普通人有点不一样,就是她是有阴阳眼的,而且经常会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事物,虽然说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也应该是习以?常了,可是,当看到恐怖的景象时,她依然会感到很害怕。

因此,她也很介意别人知道自己具有这样的能力。因?,她觉得自己穷於应付旁人多到无从招架的好奇问题,同时,亦没有能力去对抗别人对自己的奇异目光。

所以,?了保护她,所以我们只能以小美名之,同时在她的坚持之下,我们只能同意不作录音和不拍照。

小美在家乡吉兰丹考完大马教育文凭之後,在朋友的介绍之下,在吉隆坡找到了一份工作。

在首都,小美和朋友在接近蕉赖地区的斯里八打灵(Sri Petaling)租了一间组屋单位。这小单位,有二房一厅,月租只是区区的400元马币,在吉隆坡,这样的价格算是十分的廉宜了。而且,这里有大量的公车川行,交通也很方便。

「住了不久,我发觉在组屋楼下每个星期三晚上都有pasar malam,这样对我来说很方便,因?下了班之後已经很累了,很懒得再出去找吃的和买日常用品。於是,在那边住了这麽久,我从来没有错过每一期的pasar malam。」

「几个月之後,我的工作稳定了,就向一家学院报名修读黄昏班,一个礼拜有三天搭公车去上班,放工後再搭公车去上课,最後才搭公车回家。自从念书後,我的生活更忙,也更累了,所以,逛pasar malam也变成我的一种享受和娱乐。」

人潮比平时多

而,就在去年农历七月的某一天,确实日期小美已经记不起了……

「我只知道那天是七月的其中一天,不记得是初几了,但我可以肯定当天是星期三,因?那里的pasar malam是在星期三摆的。」小美想了一想,很肯定的向我这样说。

「我记得那天我做工做得很累,连课也懒得去上,一上公车就希望公车驾快一点,让我早一点到家……」结果那天,小美六点收工之後就直接搭车回家了。

沉呤了一会,她才说:「在鬼节的时候,我其实很怕出夜街的,因?在鬼节的时候,那些东西会比平常多,我在七月的时候也比较容易遇上它们,所以我一上公车就很想马上到家,越快越好。」

公车走走停停的,好不容易,1个锺头後,终於抵达了小美家楼下。

小美住的组屋,座落在大马路旁,每逢星期三,这一条路都会有夜市,而组屋的居民就是这座夜市的主要顾客。

「哇!怎麽今天的pasar malam特别的热闹?」小美一下车,就发觉到那一天的市场,似乎跟以前有所不同;不但多了许多摊位,而且人潮也比平时多。

「妳难道没有想过会是那种东西?」笔者脱口问了小美这一个问题。

小美露出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坦白说,我真的是没有想过会是那一种东西,因?我每次见到它们的时候,都是在很少人的地方,夜市有这麽多人,而且天都没有完全黑,我那里会想到……」

面无表情独来独往

说到这里小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当天因?小美还没有吃晚餐,所以她也不急着回家,顺便在夜市里走走,看看有甚麽东西可以打包回家吃。

「当我在那座pasar malam里面逛的时候,发觉到除了人比以前多,也没有甚麽特别不对劲,严格来说,就是我根本不察觉自己去到一个跟其他看不到的人一起逛街的地方。」「可是一定有甚麽小细节是妳忽略了的?」笔者锲而不舍地追问。

「啊!对了,当晚有许多人的脸都没有甚麽表情,还有……它们多数都是一个人出来走走的,独来独往,个个都像是独行侠,而且,它们的脚步有点轻浮!」小美忽然想起来了,马上向笔者如此表示。

「嗯,说起也真的很奇怪,现在想起来,当晚其实有很多事情都很不对劲,可是我?甚麽当时却察觉不到呢?会是真的太累了吗?」小美对於当晚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十分不解。

当时,小美自得其乐的逛着,她一边用目光浏览琳琅满目的货品,一边放松自己,企图将工作和学业上的压力松懈下来。突然,有一个很小很小的摊口,吸引了小美的目光,使她的脚步,停驻了下来。

卖发糕的摊口

那是一个卖糕点的摊口。

小美在老远就发现了这一个摊口,虽然这个摊口比其他摊位都小,而且灯光也异常的幽暗,根本就不起眼,但是摆在摊子上的发糕,却蒸得十分漂亮,同时还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终於,将小美吸引了过去。

「我记得那是一个卖糕点的摊位,我在远远就发现了它,这一个摊位比其他的摊位还要暗上很多倍。」小美说:「我不知道?甚麽,它同样也有开灯,但灯光就是别人暗,当时我虽然奇怪,不过也不以?意。」

而这个小小的摊口上,摆出来的发糕真的很漂亮,粉红粉红的。

小美一见那些蒸得如此漂亮的发糕,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她很想吃发糕。

「平时只有在大日子拜神丶拜祖先和好兄弟时才会卖发糕的,而且也没有人会喜欢吃这种味道淡淡的糕点,妳?甚麽会突然想到要吃呢?」「我也不知道,总之,我那时的心情是,发糕很漂亮,也很好吃,我很想很想要吃。」

小美心中盘算着,一面快步走向那个摊口,竟然忽略了身边其他的事物。

「当我走到那个摊位前,我只注意着那些发糕,根本没有去理会身边的人,那摊位的老板也没有像其他的小贩一样招徕顾客,会主动开口问我要甚麽,只是一直低着头。」

小美盯着那些发糕,越看,越觉得这些发糕色香味俱全,所以,她马上就决定要买两个发糕回家吃,於是,头一?就问老板:「老板!一个多少钱?」

「我当时真的这样问他,但他却没有回答我,只是低着头,不知在做些甚麽。」讲到这里时,小美的表情有些激动,她挥着手,说:「我还以?他听不到又再问多一次,老板,一个发糕要多少钱?」

165821ji81zz81sqp58511.jpg.thumb_

笔者这时发现小美的声音开始有点抖了,不知?何笔者这时也忽然感到全身毛骨悚然,虽然小美还没有说到到底发生了甚麽事情……

「终於,那个老板听到了我的问题,我见到他慢慢的?起头……」

小美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这时笔者才发现小美的脸早已充满恐怖之色……

「我……看到了那老板的脸……他的脸是灰色的,半边脸却是烂了的,一直流出血水来,那血的?色却是粉红色的……」

小美吸了一口气再说:「那的眼睛完全没有神,呆呆的,但却一直看着我,还有……还有…那个血的?色跟那发糕的?色很像……。」

小美看到了这种情景,整个人都吓傻了,虽然她并不是第一次见鬼。

「我当时真的傻了,心中真的很怕,脚真的也在发抖…另外,我也见到那老板穿的并不是衣服,而是那一种包死人的黑胶带。」

小美也不知在那里呆了多久,那老板也就在那儿看着她,它也没对小美做出甚麽举动,一直到小美回过神来。「到了这种地步,我除了心中害怕还能做甚麽?我就马上转过头跑回家去!」

在那个恐怖的时候,小美觉得,家,好像遥不可及。明明是近在眼前,可是,由於害怕,由於突如奇来的震惊,小美突然觉得,回家的路,真的好像很遥远。

她用尽全身的力量向前冲,一路上,撞撞跌跌的,不知道撞到了多少的人,她只知道,她曾经撞到有血有肉的生人,引来一阵的怒骂,但是还有很多的人,却在她的一冲之下,竟然像一阵风般,可以穿身而过!

小美紧张的说:「我…我…一路上好像撞到了很多那种东西,有一些我看到它们的脸,有一些却很迷?,总之撞到很多就是了!」

好不容易小美才回到自己的家,她将大门锁上,双脚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自从这起惊魂事件後,小美再也不敢自己一人去pasar malam了。

因?她不知道甚麽时候,她还会再回到那个?鬼夜市去。

你呢?你家花园区的pasar malam,又在甚麽时候?

來源:cocomy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