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i-160309-b3
王宝华与妻子吃住睡都在车斗上。

lori-160309-b4

夫妻俩以纸皮充当床褥,洗刷都在附近的公共厕所解决。

新加坡一对夫妻以“四轮为家”,从运载泥沙的货车睡到罗厘上!

44岁货车司机卖掉组屋单位后,过去两年为了减少开支,吃住睡都在车上,至今还带着身怀六甲的越南妻,两人过着“四轮为家”的游牧生活。
  
《联合晚报》报导,这辆停放于樟宜海滩公园的罗厘,乍看就像一般卸载货物的罗厘,但对44岁的王宝华来说,这不仅是他混饭吃的工具,也是他的安居之处。
  
只有中二学历的王宝华,在7年前与前妻分开,把原有的3房式组屋卖掉,在朋友的介绍下到越南打工。王宝华在越南工作了4年后,由于当地的工作机会逐渐变少了,他在2013年回到新加坡。
  
回国后,他曾寄居在叔叔家,后来叔叔娶妻,他就搬出来租房子住。但是,当时月薪只有1000元(约3000令吉)的他无法支撑每月600元(约1800令吉)的租金。
  
王宝华住了4个月就把房间退了,而当时开着运载泥沙货车的他决定把车当家,吃住睡都在车上。王宝华去年5月还接了越南妻到新加坡,与他一起过着“四轮为家”的游牧生活。
  
半年前他改驾罗厘,饮食起居仍然在车上进行。

《联合晚报》记者昨天走访男子停放在樟宜海滩公园的罗厘,发现两人的“家具”只有一个简单的炉子、锅碗和餐具、充当床褥的纸皮,罗厘护栏晾着几件衣服,这就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两人晚上就露天睡在车斗上,洗刷都在附近的公共厕所解决。  
  
因为太太怀孕,王宝华曾尝试租房间,但找了几间都不合适。
  
“屋主有的不让我们煮东西,有的嫌老婆怀孕不接受,所以我们最后决定把钱省下,用在每月看妇产科的的费用上。”  

王宝华也曾尝试向建屋局申请两房式和租赁组屋,但由于配偶是外国人,而他1900元(约5700令吉)的薪水也不符合租赁组屋的条件,所以申请被拒。
  
“我们可以吃苦,但老婆已怀孕四个月,爬上爬下开始有些不方便。现在,我们只希望宝宝生下来后,可以让他有个舒适的家。”

lori-160309-b5

罗厘护栏晾着的几件衣服,就是两夫妻所有的衣物。

lori-160309-b6

太太已怀孕4个月,上下罗厘时,王宝华都会小心翼翼牵着她的手,还搬来椅子方便她安全上下。

妻子不介意
  
“我爱他,我不介意”
  
离乡背井嫁到新加坡,越南妻表示,王宝华在她嫁过来前已向她坦承居住情况,她用简单的华语告诉记者:“我爱他,我不介意”。
  
王宝华在越南打工时与太太相识,两人从同事变情侣,去年8月结为夫妻后,王宝华把她接来新加坡。
  
虽然王宝华经济情况不佳,但越南妻表示,她在来新加坡前已知道了。因为爱他,所以愿意与他共患难。

越南妻还说,远在越南的家人也知道她目前的情况,但他们都支持她的决定。

好老板支持

王宝华凌晨3时开始工作,老婆在他送货时,陪他全岛“游车河”。

他表示,老板得知他的情况后非常同情,特别通融,允许他住在货车上,甚至提议借钱给他买屋。

“我很感谢老板,不止是他,其他同事也知道我的情况,大家都很帮忙。”

来源:中国报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