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1

「农历新年快来到,荷包又要出血了」,隨著百物价格腾飞与经济不景气,普罗大眾过年所需花费已形成沉重经济负担,只能寄望花红「救急」,否则被迫削减新年支出预算或动用储蓄过年!

度过首次实施消费税、令吉持续贬值、经济不景气的2015年,距离2016丙申猴年只剩不到3星期,也代表普罗大眾又得面对一年一度的新年支出,而动輒上千甚至数千令吉的新年支出,也让民眾大呼吃不消,只希望姍姍来迟的花红足以减轻负担,否则只能削减预算或动用储蓄。

从事销售灭火器的郑登鏗(29岁)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自己和妻子总收入大约1万令吉,但每年新年支出却高达3500令吉左右,若单纯依靠夫妻月收入,扣除各种基本开销后就很吃紧,因此花红等新年额外收入非常重要。

「我们的新年支出包括600令吉的回乡交通费(彭亨劳勿与檳城)、120令吉汽车保养费、给予父母的红包(1000至1500令吉)、500令吉的年货(带回家乡的礼篮或酒)、300令吉新年家居装饰与给予后辈的红包等(500令吉)。」

他坦言,数千令吉的新年支出其实是颇沉重的经济负担,但如果为了省钱而选择不回乡过年,也违背了农历新年一家团圆的宗旨,因此他认为,无论经济多糟糕,大家也应回家探望父母,不应以省钱为理由。

减预算或动用储蓄 年还是要过

崔采玲(33岁,平面设计师)指出,向来习惯搭电动火车回乡,因为来回价格只需50令吉,节省且不必塞车,买回家的年货与给父母的红包则在1300令吉左右,朋友之间的送礼则是数百令吉。

「一般上往年都有花红,因此还不会太担心,但如果花红不如预期就只能削减预算,年还是要过。」

家乡在马六甲的顏靖励(33岁)则表示,一般回乡交通费用在100令吉以內,买回家乡的年货如腊味与礼篮则是1000令吉左右,加上给后辈的红包(1500令吉)等,总花费也在3000令吉左右。

「我新年时很少大肆购买衣服或傢具,反而注重和家人一起去看戏或演唱会等娱乐消费,因为这能促进家人之间的关係,因此若预算不足,我也会利用平时省下的储蓄。」

or2

来源:东方网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