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7日讯)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认为,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趁着中秋佳节访问茨厂街并发表“护侨”的言论,并没有违反国际礼节,反而是大马政府以及种族政客的过度敏感。

他说,外交部与其传召黄大使,倒不如考虑把对象換作印尼驻马大使,或许会更为贴切,因为我国正面临印尼霾害之苦,应该向印尼做出投诉。

他在面子书撰文说,今年的中秋煌霾滿天,华人密集的社区,先是茨厂街人心惶惶,怕有种族政客撑腰的“红衫党”人来犯;复有阿罗街可能面临恐怖袭击的警讯消息,甚嚣尘上,实在是一个“不一样的中秋节”。

“值此一片风声鹤淚之际,黄惠康蒞访茨厂街,并捎来节日的问候,以及语多精警的谈话,对已成惊弓之鸟的坊间民众,何异于一阵温煦的和风!”

■符合国际礼节

他说,黄惠康走访该社区的举动,以及他的谈话内容,拿捏程度堪称是恰到好处,既不违悖国际外交礼仪,又能严正阐述自己国家对若干价值观的立场。

“纳闷的是黄大使却因今次的举动和谈话,被大马外交部传召,据说有干预内政之嫌。”

他强调,黄大使蒞访所在国的社区,并不是头一遭,而黄大使勤于参加各族庆典活动,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今次蒞访茨厂街,毫无突兀之感。

他继称,黄惠康蒞访之日适逢“红衫党”恫言来犯茨厂街的前夕,也是华裔欢庆中秋的前一个周末,所以黄大使给当地华人捎来节日的问候,乃一种礼节,合乎情理,外交部不应敏感如斯。

■中国大使护侨哪有错?

“若说他于敏感时刻蒞访敏感社区,那也只能归因于马方官僚的惯性敏感,可他碍于该区是中国游客常去之处,既然闻此闹事传言恫吓,他深入走访,了解实况,以护侨为出发,又何错之有?”

“他阐述中国政府反对种族歧视、谴责破坏公共秩序等的价值观谈话,合乎普世诉求,跟我国的领导抨击缅甸当局迫害罗兴亚人的举动,两者相比,孰重孰轻,自是一目了然。既然如此,外交部的袞袞诸公,又何苦非要对号入座不可?”

 

来源:人民邮报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