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6日讯)这场史无前例以单一种族为号召的红衫军大集会,获得警方首次批准为合法集会。然而红衫军在开跑前便被人诟病,包括号召人嘉玛尔的动机、目标不明确,种族主义浓厚等。
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不少反对声浪,大部分是把红衫军集会与净选盟4.0集会作比较,优劣立现。

■网民冷嘲热讽

在红衫军今天上午开跑不久,Jat便上载照片到推特,照片显示一群穿红衣及头抹红色粉末的土人聚集在空地。
“这就是吉隆坡现在的情况。”
由于红衫军皆身穿红衣,与照片中的土人装扮不谋而合,讽刺红衫军的意味跃然纸上。

r01
也有网民透过修图软件,把一群红色螃蟹淹没了整条道路,或是暗暗讽刺红衫军为横行霸道的螃蟹。

r02

 

■Bersih4跟红衫军比较

Norm说:“净选盟4.0集会:高呼默迪卡!集会者高唱国歌;916红衫军集会:高呼华人是猪,高举布条指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
“谁才是爱国者?”

r03

他再下一城作比较:“净选盟4.0集会:不进入独立广场,与警方合作;916红衫军集会:进入茨厂街、武吉免登,向警方丢石头和水瓶。”
“谁才是比较凶暴?”

r04

他接着从历史角度切入来比较:“1946年,马来人集会反抗殖民者;2015年,马来人集会支持领袖贪污。”

r05

Adrian NG则反问,为何采访他们的记者会被赶离现场?
“集会者高喊‘别欺负马来人’,记者问‘有哪些例子?’,集会者不回答,记者被赶走…”
据媒体报导,当时警方为避免发生冲突,忙把记者带离现场。

r06

 

■主办方称有25人参与

另外,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更宣布集会获得25万人参与,警方亦做出相同人数的估计。
主办方曾声称要超过净选盟4.0集会的50万人,但有网民发挥创意把两者的照片相结合,突显红衫军人数远远不及黄衫军。

r07

 

■清洁费怎么算?

吉隆坡市政局(DBKL)在4.0集会后发出账单给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收取高达6万5000令吉的清洁费,不少网民忿忿不平,把红衫军集会现场垃圾满地的照片放上网。
Adrian Lim Chee En问:“不知红衫军主办方会不会也收到清洁费账单?”
Saroki说:“DBKL在默布草场收拾留下的垃圾袋,记得发账单给他们。”

r08

尽管主办方事前曾保证不扰民,但斯丽太平洋酒店邻近集合点之一的吉隆坡太子世贸中心(PWTC),酒店总经理却投诉红衫军破坏大堂厕所,还拖累酒店生意额大跌!
此外,从媒体捕捉现场镜头所见,有红衫军高举充满挑衅和种族主义的大字报、横幅,也蓄意闯入警方设下防线的茨厂街。
由于茨厂街路口外越来越多人叫嚣要硬闯,镇暴队只好触动水砲车驱散他们,惟仍有大部分冥顽不明者留守现场。

 

来源:人民邮报

Comments

comments